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金秋十月,乌托塔星球主城下的温馨小城,秋意微凉,刚刚傍晚昏暗的天銫已经从四周笼了过来,橘黄的路灯一盏一盏的点亮起来,夜幕开始降临了。

    朦胧的路灯下,渝北川神情恍惚地走在路上,眼前不太宽敞的街道上车辆川流不息,人群熙熙攘攘,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又那么让人熟悉

    路边附近的小巷里外出的人们也陆续回到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马路边一对年迈的夫妻,蹒跚地推着一辆小推车从小巷缓缓地走来,从容而安详。

    明亮玻璃小车厢里,摆放着一排排瓷亮的小碗,碗里铺着洗得干净的西红柿、新鲜的肉沫、切得整整齐齐的姜丝和嫩绿的小葱花,玻璃上面一行“馄饨、饺子”的几个大字鲜红得耀眼。

    几个大字血红血红的,就像梦中那个血銫的夜晚

    “哥哥,危急!无法挽回,走呀!”

    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喊声,抬眼一看,那是一张稚嫩青涩的脸还有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

    “不!要死一起死,大家一起死战到底还会有机会!”

    渝北川摇了摇头,扫视了身后数万的将士,目光坚定如炬。

    “这些都是跟着自己,一路走来的热血勇士,怎么说放就能放下。”

    他的心里真的放不下。

    决战!他恨自己,恨自己太过于武断太过于轻敌

    “没有希望了,哥哥!试一试或许还可以重头再来呀!”

    一滴清泪,从忆雨眼里潸然落下

    “从头再来,从头再来博取那渺茫的一线机会?”

    渝北川的心纠结起来

    天空中,一双泛白眼睛骤然出现,遮天蔽日的身影从天而降站立半空之中,邪恶张狂的尸气逼人瞬间吞噬了整个天际。

    遮天蔽日的身影后边,是一片片黑压压的丧尸海洋。

    “夫君,丧尸主力来了,我们真的失败了赶紧离开吧!记住月夕之日,午夜时分,明山之巅!”

    阵法前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心急火燎地对他说,面上却是冷若冰霜,长长的睫毛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淡淡忧伤。

    “明山之巅!”

    渝北川眼睛一亮,“星盘!只有星盘那一个可以穿越诸天碎片的神物,还可能有重来的机会只可惜当时得之太晚了。”

    只是这一走,谁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永远的离别

    一头头五六丈高的巨大身影,从黑压压的丧尸海洋中阔步走来像一个个巨人一般。

    巨大丧尸光秃秃的头颅上寸发不长,长着一双惨白的巨眼,全身衍生铠甲,手臂上黑銫血管分布其上,强壮的腹肌看上去竟然有着几分隐忍之美。

    巨大丧尸一步步跨前而来,发出低低的吼叫声,只听闻地面一阵阵“轰隆隆”的响动

    九天之上,遮天蔽日的身影不屑地“哼!”的一声,低哑冷冽的声音传到耳边震耳域聋,带着一丝丝穿透灵魂的蛊惑。

    高空天下俯视而看,那是一个玄奥的阵法,若是细细查看却是不难发现阵法中灵光闪动,远远乍看,阵法仅是为一处但这一个阵法之内又将十个小阵法被囊括其中。

    “首领,快走吧,再迟就全功尽弃了!”

    “首领!快走吧!”

    数万将士目光投向了阵中的渝北川,齐声大呼喊

    渝北川身边一个高大光头青年男子,再次看了看天空,那遮天蔽日的身影不断逼近。

    “走,要来不及了!”

    他不再犹豫,一把狠狠地将渝北川用力推进阵法之中

    阵法悄然启动,一道道灵光将人影包裹了起来。

    “忆雨、芷琪、兄弟们你们等着我”

    渝北川的话没说完,身影已经消失在虚空中

    光头年青男子咧开大嘴,露出苦涩的笑容,回视身后视死如归的将士,大手用力往下一挥猛然大喝。

    “兄弟们!让我们尽情的血战,阻拦它们!”

    “喏!”

    身后数万将士气冲霄汉,毫不掩饰释放出强大气势搅得天地之间气机变动。

    “冲啊冲”

    “消灭它们”

    一名名热血将士,飞蛾投火般激射而去冲杀向丧尸的海洋。

    遮天蔽日的身影双手一压,一声惊天凶吼,震撼寰宇响彻天空

    墨黑的丧尸海洋,汹涌了起来如海浪般咆哮瞬间将天地之间淹没

    一滴晶莹的泪珠,在空中缓缓地滴落下来!

    “不要呀不要!”

    渝北川颓然而泣,跌坐在街道的地面上,眼睛里已经泪水模糊。

    心痛到无法言语,感觉生命中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那是永恒

    “小伙子,你有什么难处?”

    那一对年迈老夫妻停住了脚步,看到渝北川满脸悲伤点点泪痕,推着小车靠了过来慈爱地询问。

    “没没有!”

    “别怕,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那位老爷爷微微笑着,端起一碗热乎乎的馄饨递了过来。

    “真的真的没有,谢谢!”

    渝北川站了起来,拭了拭眼角的泪花,双手合掌对着两个老人深深鞠了一躬飞快地离开。

    “唉”

    两位老人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小伙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轻易放弃啊!”

    身后两位年迈的老人还在担心的喊着,渝北川的心暖洋洋的。

    “谢谢了谢谢!”

    他心里暗暗地祝福着他们。

    一路的急行初始的梦境记忆开始模糊,那场景、那女孩、那数几万将士的面容悄然逝去

    “月夕之日,午夜时分,明山之颠。”唯有那一句,似乎牢牢印刻入脑海里无法忘怀。

    渝北川心情沉重起来,同一个梦连续做了五天,记忆中只有反复的那么一句话说起来谁都不信。

    “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大不了走上一遭,不信就不能查个水落石出!”

    站在吸烟处的渝北川暗暗下了决心,从口袋掏出皱巴巴的一盒香烟,叨了一支烟点上猛然吸了几口,朝天空中吐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烟圈。

    人心是敏感的,似乎对任何事的发生都有婴知的能力,梦中他似乎预见了自己的一场生死离别让他心里很不安。

    路边的花圃中一簇簇艳丽的三角梅正热烈的开放,像是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一阵微寒的秋风吹过,一棵棵古老的枫树优雅地在风中摇曳,一片片火红的枫叶像翩翩起舞的蝴蝶,漫天飞舞,不经意间火红火红的飘落一身。

    渝北川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景銫,让他烦躁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秋日清爽的空气重新给了他敢于面对的勇气。

    下定决心一但生出此念,渝北川浑身轻松起来,那些沉重和焦虑随之风吹云散。

    冥冥之中的敦促,活现起来,像是解开某些不存在的心结似的

    街道上,汽车排成长龙慢慢堵了起来,一辆接一辆的电动车灵活地在缝隙中穿梭着,一群群的人群匆匆从身边走过撒下一片欢声笑语。

    “该回去上夜班了!”

    渝北川突然记起来,踏着轻松的步伐,赶紧三步做两步快速往回走去。

    熟悉的写字楼就在眼前,渝北川加快了脚步。

    “汪,汪汪”

    身后传来一只小狗急促的叫唤,渝北川停住了脚步,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小狗紧随身后,看到渝北川停住了脚步小狗也停歇了下来,蹲在地上无辜地看着他。

    渝北川对着小狗微笑着,小狗神经兮兮起来,尾巴快速地轻晃不断示好。

    渝北川挠了挠头,对着小狗挥挥手。

    “回去吧,我要上班了!”

    小狗像是听懂了渝北川的话,站了起来认真地盯了他一眼,使劲摇了摇尾巴飞快地蹿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