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沈幼清回了宴会厅以后,宴会还在正常进行着,倒是皇后那儿发觉沈幼清离席的时间稍稍有些长,还打发身边的人过来询问沈幼清,是怎么回事呢。

    沈幼清当然也只有将这件事给遮掩过去,只是说自己喝的酒稍稍多了一些,因此不小心睡着了,所以就回来得晚了一些。

    那位嬷嬷那儿听说了以后,回去禀报了皇后,皇后忙不迭,就让人送了醒酒汤过来给沈幼清,让沈幼清记得喝了,回去以后再好好休息一阵子呢。

    沈幼清当即谢过,心中对皇后的好感不免也多了几分,她能够如此细心体贴,倒是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呢。

    “我知道的,回头帮我谢谢皇后娘娘的心意。”

    这天,宴会结束以后,在马车上头,沈幼清就和李宓说了,自己去看安柔公主的时候,大概猜测到的一些情况。

    “安柔公主她,其实很让人觉得心疼,不过这些事情,事已至此,将来的事情,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缘分了。”

    沈幼清说着,就叹了口气,然后道:“正所谓好事多磨,我就盼着到头来,他们都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吧,别的…我们作为外人,也帮不上什么,不是吗?”

    李宓知道沈幼清的意思,认真地点了点头以后,就抱住了沈幼清。

    还好,即使是好事多磨,到头来他们俩却也如愿以偿地走到了一起,这一点其实还是值得感慨的呢。

    约莫几日以后,就是沈云舒要离京的日子了,在前一天晚上,沈幼清和李宓去了沈家,他们三个人,还有郑嬷嬷,是在沈家聚的。

    饭桌上,吃的是沈云舒喜欢的火锅,他们坐在一起,倒是也没提明天要离开了什么的,这些伤感的事情,而是随便谈天说地的,想到什么了,就随便聊聊。

    众人倒是十分欢快,当天李宓还喝了一点点的酒,回府的时候,颇有几分微醺的样子,都还是沈幼清给扶着的呢。

    “看看你,难得这么高兴,就喝了这么多的酒。”沈幼清看着李宓,感慨道:“虽然是要送别哥哥了,但是我还是总感觉,我们一家人,还是整整齐齐的。”

    “是。”李宓其实也是这么觉得的,听了沈幼清这话以后,就道:“我们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你看,这样,多好呀。”

    沈幼清觉得,李宓喝了酒,思绪都像是有些不大清楚了,这会儿他乱糟糟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呢,二人就这么坐在马车上。

    掀开车帘,看着外头的星星。

    看了一阵以后,就到了临安王府了,看着熟悉的王府,沈幼清觉得心安,同时因为天銫也已经暗淡了,四下黑漆漆的。

    “你们都不用帮忙,我扶着王爷进屋就是了。顺便去跟阿吉说,让准备一碗醒酒汤。”沈幼清看着门口守着这些想要上前来帮忙的侍卫们,这么对他们说完了以后,就扶着李宓进屋。

    四下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携手走在路上。

    一路上,似乎能够闻得到一点点淡淡的夜来香的花香味,清新怡人,倒是十分好闻,在这种时候,沁人心脾。

    “好香。”李宓走着走着,果然在闻到了这一阵香味以后,就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站在那儿,似乎是想要寻找香味的来源。

    沈幼清看着李宓这副样子,就实在是感觉,李宓这应该是喝多了,便上前去,拉着李晔想要往前走,带他去看看,临安王府里头的夜来香,到底是在哪里的。

    只是…

    当沈幼清的手,才刚刚拉着李宓的袖子的时候,李宓却忽然回拉了沈幼清一下,将沈幼清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再次道:“好香。”

    “”这一下子,沈幼清的脸就红了,同时心跳也跟打雷似的,实在是跳得很快,显然…李宓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竟然趁着喝了酒,壮着胆子,调戏起她来了!

    沈幼清看着李宓,李宓的脸稍稍凑近了一点点她的脸,眼神很直白,像是…想要亲沈幼清一口似的,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沈幼清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好些。

    “你做什么呀?”沈幼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儿四周看着的人还多呢,她实在是…

    想到这里,沈幼清还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到底有没有人呢,要是有人的话…她估摸着,应该会觉得更加不好意思的。

    “他们不敢看的。”李宓却显然察觉到了沈幼清的心思,便就将沈幼清,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柔声道:“我就想抱抱你,真的。”

    李宓说这话的时候,多了几分孩子气的感觉,听得沈幼清忍不住的就是摇头失笑。

    “好吧。”沈幼清点头答应,轻轻地抱了抱李宓,闻到他身上一点点酒味,就又道:“回去快喝醒酒汤,真是的。”

    “嗯,知道了。”李宓答应了以后,就被沈幼清拉着进屋去了。

    进屋以后,阿吉那儿很快送了醒酒汤过来,李宓一边喝醒酒汤,还在一边看着窗外的月亮呢,今夜星空皎洁,月光也是淡淡的银銫,倒是格外好看。

    李宓看了一会儿,就歪了歪脑袋,转头过来,看向沈幼清,就发现沈幼清回房以后,竟然是拿了字帖出来,在练字。

    “…”李宓默了默,觉得沈幼清也实在是太过于勤勉了一些,便就走了过去,看了看,疑惑地问道:“你这是,在练簪花小楷吗?”

    “是。”沈幼清将笔放在一边,略微看了看,像是还是不太满意的样子,就道:“从前为了写好正楷字,花费了不少的力气。”

    “但是换了一副身子,又要重来,如今这身子到底底子是稍稍差了一些的。我也没法子了,只能先试试看,能不能写好簪花小楷。”

    但是,沈幼清一贯写习惯了那种十分“正”的字了,在写簪花小楷的时候,难免就会有些觉得,不太得心应手,因此才觉得不满意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