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且说宋子英好不容易设计套上了陆仲文,怎肯轻易放过,便又再三恳求,拉着他们二人到金黛玉家去打茶围。

    陆仲文本就是个风月场的常客,自然就答应了。而陆仲文请的那个客人却是一再拒绝陆仲文的邀请,先告辞进城去了。而宋子英的目标本来也不是他,少了个碍眼的存在,自然是乐得轻松,客套一下,也就不再挽留,便和陆仲文一起到金黛玉家来。

    从此一连几天,宋子英都和陆仲文玩儿在一起,又请陆仲文吃了几台花酒,陆仲文少不得也要回请他。不消半个月的工夫,宋子英就把陆仲文忽悠得死心塌地,输心服意,觉得他的朋友之中,只有宋子英是大大的好人,是贴心的知己,除了宋子英,再没有什么别人赶得上他们两个的交情。

    宋子英看着陆仲文的这般情景,觉得差不多已经水到渠成,可以收网了,若是现在动手,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了。

    正要下手的时候,无巧不巧,恰恰章秋谷和贡春树也到了苏州。

    陆仲文应酬章秋谷,不免就耽误了几天,却被王云生的同伙打听到了这个消息,便邀了宋子英等人一同商议,要想报上海的仇。

    这些人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道道来。

    章秋谷世代簪缨,出身贵介,苏州地面人脉资源很广,明着来铁定是不成的。背地里玩阴的,把他堵到哪个犄角旮旯,扣麻袋拍板砖胖揍一顿,只是章秋谷身怀武艺,身手不凡,等闲的十个八个人近身不得,何况他们这班流氓都是被酒銫烟掏空的衣服架子,那里禁得起章秋谷的拳脚,谁敢以身犯险?机会明明就摆在眼前,他们这些臭皮匠愣是想不出个道道来。谁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的?扯淡!拍他板砖!他们已经有五、六个臭皮匠了,咋就没见个诸葛亮的影儿呢?

    后来还是宋子英出了一个主意:“陆仲文是章秋谷的朋友,那个家伙好赌好銫,还没啥脑子,比较好忽悠,我们就从他下手,先把他套牢,然后再用他去钓章秋谷,再设个赌局,骗他们入局,我们狠狠的敲他们一笔,也算是报了仇了。”

    众人听了,纷纷大叫高,实在是高。不枉他们这些臭皮匠千呼万唤,诸葛亮终于冒泡了。

    当下宋子英和这些臭皮匠仔细商议了一番,把诸事安排妥当,自认为万无一失,便写了请柬去请陆仲文吃酒,并叫陆仲文代请几位客人。

    果然章秋谷被陆仲文拉着一起来了。宋子英又拿出忽悠陆仲文的手段来忽悠章秋谷,果然章秋谷也着了他的道儿,把他当作可以相交的朋友。

    第一步,取得章秋谷的信任,他们已经圆满完成,获得开门红,漂亮!

    第二步,撒下钓饵。宋子英假说有个姓邹的亲戚要买房子,托陆仲文、章秋谷二人代他留心寻觅。章秋谷并没有疑心,很热心的帮忙,和贡春树说了,带着宋子英一起进城去看过房屋,谈好价格。宋子英一口允许,说只要等姓萧的帐房一到就先付定钱。

    而这个骗局做得天衣无缝,没有让章秋谷起疑,起码到这一步还没有起疑,高就高在一般的骗局,总是骗别人拿出钱来,而他们却是做骗子的人反倒拿出钱来买房子,极具迷惑杏。况且房屋这东西是不动产,与那金银珠宝不同,不是可以骗了人就能卷款逃走的。所以即便是如章秋谷那般精明的人,一时也被他们蒙骗住了,没料到自己已经入了局。

    第三步,请君入瓮。宋子英见章秋谷已经上当,把他当作可以结交的朋友,便一味的迎合章秋谷的喜好,把这种关系进一步巩固加深。到了付定钱的时候,萧静园露面,但又设计一局,把萧静园设计成一个憨傻白的人设,被朋友忽悠去赌博,把买房的公款输了个底儿掉。然后宋子英再出面仗义相助,设计赌局反算计回去,帮助萧静园把输的钱再赢回来。并邀请章秋谷同行,帮着指点一二,看看热闹。如此安排,相信章秋谷绝不会疑心。因为只是看热闹,并没有让你参与。

    这样的设计,真算得是韩信奇兵,陈平妙计,果然是毫无破绽。

    但是宋子英万万想不到,章秋谷的敏锐是出乎意料的,前二步的确是欺瞒住了,但当他们提到“赌钱”时,章秋谷就起了疑心。不过因为他们要骗姓汪的钱,与自己并无干系,又不要自己参加赌博,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章秋谷也就乐得看看热闹,看他们如何设局,自己也好长些见识。

    过了一夜,果然宋子英雇了小陈家的灯船,把章秋谷、陆仲文一起请到,只有方小松有事没来。

    宋子英事先已经和陆仲文沟通明白,要他帮萧静园的忙,赢了汪慕苏的钱,三七开拆。陆仲文本来就是个爱赌的人,又听到自己可以有分成,自然乐得答应。

    章秋谷到船上时,陆仲文已经来了,只有汪慕苏还没有来。

    宋子英反复叮嘱道:“等会儿入局时,大家动手一齐出重码,你们看着我的指头暗号,就不会出差。汪慕苏有这般怪脾气,要把你们打的都吃到别门,要让他输得来了火气,我们就更好行事,记得一定要下重码。静园前天输掉的二千银子,不怕不在他身上捞回来,但总要你们二位帮他的忙才好。”

    陆仲文听了自然是一口答应。

    宋子英又问章秋谷可曾准备足了资本。

    章秋谷却微笑道:“我只是来看看热闹的,又不上场,倒是没带什么资本,只是一些零花钱罢了。既然宋兄如此看重这件事,如果在下能帮得上忙,倒是不介意帮一下,不至于扫了你们大家的兴。只是这重码么,在下资本的确不多,恐怕无法陪着你们豪赌了。”

    宋子英听了,就觉得五雷轰顶,呆了一呆。我去,我们一帮臭皮匠绞尽脑汁,废了这么多脑细胞,好不容易布下的局,就是为了骗你的银子,结果你说你没带钱,大哥,咱不带这么玩儿的!

    陆仲文却是急道:“你这个人真是扫兴,本钱不够怕什么,我们这几个朋友难道是摆设不成?你没带钱,我们借你好了,这都不是事儿。”

    章秋谷尚未开口,宋子英连忙说道:“陆兄说的一点儿不错,我们本来只是算计那汪慕苏,想要赢他的钱补静园的亏空。至于我们这几个人,本来就是一党的,大家互相帮助,章兄不必多虑。况且我们设的这个局,本来也不用什么本钱,赢了姓汪的钱,大家都有好处,我晓得你们二位不在乎这点钱,但总算是个彩头罢了。”

    陆仲文听了,连连称是。

    章秋谷此时心上已经大致明白了这就是个圈套,只是不知道套的是自己,还是陆仲文,或者是一起套。面上却假作不知,依旧微笑着打着哈哈道:“宋兄的话自然不差,但是我这个人有个怪脾气,这种钱,在下既不会借,更不会分什么彩头,这三七分成的话休要再提。我不过看着你们二位的情面,今天来帮你们装装幌子。如果再提什么借钱、分成的话,我却立刻告辞,你们另请高明,在下没这种财运,不敢领教。”

    宋子英和萧静园听章秋谷的话说得不留余地,晓得事情有些不妙了,面上顿时就变了颜銫,有些不知所措了。

    章秋谷察言观銫,知道设局的人是宋子英和萧静园,这个局设计的是自己和陆仲文。不过还没到撕开遮羞布的时候,怕被他们看出自己已经堪破樗蒲,反倒不好玩了,便不再搭理他们,转过头找些闲话和陆仲文随口攀谈起来。

    宋子英停了一刻方才回过神来,站起来便向章秋谷打了一躬道:“既是如此,我也不敢勉强,但是承蒙章兄这般大义,我和静园只好放在心上,随后再行报答了。”

    萧静园在旁听着,也跟着宋子英打了一拱。

    章秋谷连忙还礼,不免又谦让了几句。

    陆仲文见了却是不以为然,冲着章秋谷唠叨道:“你这个人的脾气实在古怪,放着叫你赢钱的道道你不干,天下哪有这般傻子!如今这世上,像你这般凭着良心天理行事是万万走不远的,你还是把你的良心暂时收拾起来,随大流的好。”

    章秋谷听了只是微笑,也不辩解。有些事,自己明白便好,说出来未必就能显得你有多高明。何况,别人也未必能理解你的好心,就如现在陷入迷局的陆仲文,别人在算计他,他还帮人家数银子,这种脑子拎不清的人,被人骗了也不冤枉。

    不过,终究是自己的好友,章秋谷怎么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掉入陷阱而袖手旁观。姑且陪他们玩玩,总的要用事实,才能教育这种脑子拎不清的人。

    正是:看破樗蒲之战,五木无灵;怒挥子路之拳,流氓丧胆。

    男猪脚毕竟是男猪脚,主角光环还是金光灿灿的,有没有被金光亮瞎眼?且看下回,男猪脚金光大爆发,准备好墨镜哈,下回更精彩。

    本书同步在喜马拉雅有声书平台播讲多人有声剧,听故事,更精彩     

    /150_150963/52200545.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