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且说宋子英本来与章秋谷等人说好是做局骗汪慕苏的,开局爷的确是很顺利,把汪慕苏给赢得冒火了,谁知第三局就出现了岔子,输了一局。宋子英便给章秋谷和陆仲文使眼銫,只是章秋谷没理那套,依然稳坐钓鱼台,只有陆仲文跟了出来。

    到得船头,宋子英不等陆仲文开口,就先说道:“我真是糊涂了,不知怎么少数了一个棋子,把好好的进门变作青龙,连我自己也有些不信。如今也不必说了,是我自己不好,带累你们赔钱,下几局我用心些再做几摊,你们重重的加倍打上几记,让他吃了过去,加倍输钱。好在他是个有钱的主儿,输掉几千银子也不要紧,你以为如何?”

    陆仲文听了深以为然,正待开口,却听见汪慕苏在里头嚷起来,叫着宋子英道:“怎么你解个手要这么久?你才输了一摊,就把你的胆子吓破了吗?”

    宋子英听了,慌忙进去。陆仲文也随后进来。

    宋子英向汪慕苏道:“你说的什么话,可是瞧不起我吗?老实说,输这几个钱我还不放在心上。你通共才赢了一摊,就这般杏急,不要等会儿输得多了,朝我讨起饶来。”

    两人一面斗口,宋子英又做了一摊,却伸了三个指头。

    陆仲文趁着宋子英和汪慕苏说话,附着章秋谷的耳朵,将宋子英的话向章秋谷说了一遍,又叫他这一下务必要重重下注,章秋谷只是微笑不答。

    这一回汪慕苏打得更大,除了把自己的银票收回之外,就在宋子英的银票上打了六百。再扑一记青龙,又把一张赢的五百块一张的银票还给了章秋谷和陆仲文二人。

    章秋谷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全然明白了,不过现在拆穿显然是不合适的,俗话说捉贼捉脏,还是要抓个现行才好。就依着他的话再打一记出门,且看看那汪慕苏怎样应对。想着就把方才还来的银票一齐放在出门上边。

    陆仲文在出门上打了一千,章秋谷眼睁睁的看着汪慕苏,只见他果然又把出门上的注目,一齐吃了过来,放在自家一起。

    宋子英见已经打定,满心欢喜,心上想着,凭你姓章的如何利害,不也还是着了我的道儿,等到你明白过来,已经输了千把银子,也算我和王云生报了上海的仇。一面想着,正要伸手揭去茶杯。

    就这个时候,章秋谷猛然站起身来,长眉倒竖,凤目圆睁,何郎粉面,现出两朵红云;沉令丰姿,变作一团杀气。伸手把桌上的茶杯按住,大喝一声道:“且慢!”

    这一声不打紧,在别人听见原也不算什么,无奈宋子英等三个人都是贼人胆虚,听他一声呼喝,看他满面怒容,就好像晴天起个霹雳一般,陡然间一个个大惊失銫。

    宋子英强打精神,稳了稳心神问道:“章兄这是何意?”

    陆仲文也很是不解,向章秋谷道:“你这是怎么了?玩儿的好好的,你干嘛搅局?”

    章秋谷冷笑一声,也不说破,只对着他们朗声说道:“我晓得这摊棋子一定是个青龙,待我揭了茶杯大家看看,若是我说错了,你们台上的注目,我情愿一概都赔。”

    宋子英听了,知道章秋谷已经识破机关,真是迅雷不及掩耳,只急得他抓耳挠腮,冷汗津津。想要和章秋谷硬掰扯几句,又知道章秋谷武艺高强,不是个好惹的主儿,王云生在他手上没少吃苦头,被他轻轻的随手一掌,就跌了个狗吃屎。有道是光棍不吃眼前亏,若要把他惹恼了,动起手来,这几个人不够他一根手指头摆弄的,白白的吃了他一顿拳头,连个喊冤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宋子英和萧静园面面相觑,不敢开口。

    宋子英勉强嗫嚅着道:“章兄这是怎么了?为何这般生气?我们自打相识以来,对章兄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不敢得罪,如今有什么开罪的地方,还请章兄明讲。”说着又央求陆仲文,叫他帮忙劝解一二。

    陆仲文糊里糊涂的不明所以,典型的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果然上去劝道:“我们都是要好的兄弟,何必这般剑拔弩张的?他们又没有得罪你,你这是要闹哪样儿?快些放手,有话好好说。”

    陆仲文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章秋谷迎面狠狠的瞪了一眼,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这个糊涂虫,上了别人的当还不自知,还来替他们说情。我没工夫和你细说,让你眼见为实,看看到底是不是青龙,看你还糊涂不。”说罢,正要拿起茶杯叫他细看,宋子英等人此刻真是万分着急,无计可施。

    汪慕苏只得强撑着说道:“我们几个人一起玩耍,本来只算是个书房局,算不得什么赌钱,就是有些输赢也是常事。章兄也犯不着这么较真吧。”

    章秋谷听了更是愤怒,厉声喝道:“好个无耻的棍徒,还敢多嘴!今天不打你,你就不认识我姓章的是何许人也!”就着就把左手向他胁下一叉,把个汪慕苏叉得踉踉跄跄直跌出去。幸亏有船舱挡着,不然,就要跌入河中了。

    章秋谷把汪慕苏叉了一交,不由分说,就把茶杯翻了过来,也用一根筷子,仔细的拨着,叫陆仲文在旁细看,数来数去,只有十六个棋子,不是青龙是个什么?陆仲文直到此时方才明白过来。

    章秋谷把注目收回,哈哈大笑道:“你可明白了吗?”

    陆仲文连连点头。

    当下宋子英见事情败露,急得面红耳赤,心头乱跳,口中却还在那里支支吾吾的不知说些什么,章秋谷也不去理他。

    汪慕苏吃了一个跟头,自己爬了起来,嘴上却还不服道:“反了反了,到底为什么事这样穷凶极恶的,难道如今世上没有王法的吗?”

    章秋谷冷笑一声,正要回答,忽然回头见金媛媛立在自己身边,吓得花容惨淡,泪眼婆娑,那几个叫来的局都摸不着头脑,一个个急得愁蛾双锁,珠泪域流。

    汪慕苏叫的陆韵仙,见汪慕苏被章秋谷武力镇压,恐怕连累到自己身上,更是吓得面无人銫,几乎要哭出来。

    章秋谷见了这般光景,忍不住有些怜悯她们,便向金媛媛说道:“这事与你们无关,不必这般害怕,你和他们到房舱去坐一会儿,免得在此碍手碍脚。”

    金媛媛巴不得让她离开,连忙和王小宝等人一齐躲入后舱。

    这时章秋谷向汪慕苏道:“你们这一班赌棍,平时做那坑蒙拐骗的勾当,也不知道被你们害了多少好人。今天在我面前还要耍那一套骗人的把戏,你们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章秋谷是怎样的人!上海的那一班赌棍何等神通,尚且不敢在我跟前弄什么手脚,不要说你们这些无用的东西!”

    这几句话,把他们骂得无地自容,汪慕苏勉强嘴硬的回道:“就算我们是个赌棍坑蒙拐骗,可你有什么证据?这样无凭无据的事情,你能奈我们何?”

    章秋谷又冷笑道:“你说我没有证据吗?哼哼,我若要认真追究起来,只怕你们坑蒙拐骗的罪名还在其次,那私刻钱庄图记、私造庄票的罪名,你们可担承得起?造假币,这在哪个朝代都是大罪,只怕不只是坐牢这么便宜了。我本来想给你们留条后路,让你们当场认个错,赔个礼,好在我们没有输钱,也没那闲功夫陪着你们打官司,就算便宜你们了。但是你们如果还是这般冥顽不灵,一味的抵死抵赖,那可就别怪我狠辣无情了。”说着,手中拿出一张银票,朝他们扬了扬道:“真赃在此,你们还想抵赖吗?”

    原来方才章秋谷收回注目时,一并把汪慕苏打的一张银票捞在手中,早就晓得他们的银票都是假的,只有汪慕苏刚刚赔还给章秋谷、陆仲文的那张五百块钱的银票是真的,不过是用来迷惑他们的罢了。

    宋子英看了更加着急,又听得章秋谷朗然说道:“按理说,你们这些人渣到处害人,本来应该把你们送官究治;但是你们都是穷苦出身,也算是出于无奈,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和你们结下生死大仇。倒不是怕了你们,我章秋谷还未曾怕过谁,只是我自己怕麻烦,不想陪着你们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罢了。你们年纪轻轻,长相也还算不错,认认真真的做事,也不至于混不下去,非要沦落到做流氓的地步。如今是被我堪破,我还能仁慈大度的放过你们,以后要是还被旁人识破,保不齐人家会严究严办,就凭你们假造钱币的罪名,就不会有好下场!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难道你们除了干这种勾当,就没有别的事情好做吗?”

    章秋谷说到此际,声音倒反和平了些。虽说骗子可恶,但做人留一线,章秋谷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了。虽说如此会给自己留下隐患,就如当初的王云生,放了他一马,他不知感恩,反而恩将仇报又来作乱。但是作为站在金字塔上层的人物,会在意塔下面的蚂蚁乱蹦乱跳吗?

    正是:人情变幻,蜃楼海市之奇;世界沧桑,石火电光之影。

    男猪脚还是心存仁厚的,那个王云生及其同伙一次又一次地设计害他,这次的罪名更大,造假币!不过,他已然选择留给他们一线生路。是不是觉得主角光环立马金光灿灿了?更好看的故事在下回,不要错过哦。

    本书同步在喜马拉雅有声书平台播讲多人有声剧,听故事,更精彩     

    /150_150963/52213653.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