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且说这几天将近月末,堂子里都是月末收帐,正是结算的时侯,因而堂子里的生意很是清淡。

    今天是礼拜天,陈文仙恰好在家。

    章秋谷进去坐了一会儿,忽然心血来潮,想着上海滩的网红只爱银钱,只要有了银钱,没有办不到的事。那些网红见了自己的粉丝,尤其是那些榜一,榜二,榜三大哥,装出一付虚情假意,真情款款的样子,甜言蜜语不要钱免费送,实则不是真的对这些上榜大哥动情,都是冲着大哥的钱袋子使劲儿,忽悠上榜大哥的银子才是最高目标。如今陈文仙虽说待自己还算不差,但是她心中究竟如何想的,却无从晓得,何不趁着结算局帐的时候,试她一试?只说自己盘缠用尽,家里目前有事也正在紧要关头,钱一时半会儿的怕是凑不出来,你们这些局帐只好等到自己缓过这一段时间再说,看她如何反应,是真诚待自己,能与自己共患难,还是没钱就翻脸,便也能看出来了。

    想定主意,章秋谷向陈文仙招招手,叫她过来,自己的脸上故意装出一付沮丧的样子。

    陈文仙见章秋谷招手叫她,袅袅婷婷的走过来,坐在章秋谷旁边问道:“啥事呀?”

    章秋谷皱着双眉,摇头不语,陈文仙连问了几声,见章秋谷依然不答,发起急来道:“你这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还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得罪了你?”

    章秋谷听了,方才抬起头来,把陈文仙的纤手握在手中,叹一口气道:“你也没有什么得罪我的地方,只是我,唉!”

    陈文仙听了章秋谷的话,定定地看着章秋谷,果然见他双眉深锁,一付愁眉不展的神情。陈文仙不明所以,想着以章秋谷的精明睿智,能让他犯愁的事,定然不是小事,便是心上一紧,不由得担心起来,连忙问他究竟是什么事,章秋谷却仍然是默然不语,把陈文仙急得跳脚,赌气站起身来。

    章秋谷方又叹口气道:“我的事情和你说了也没用。”便又顿住不说了。

    急得陈文仙柳眉倒竖,三寸金莲差一点踹上章秋谷,不过终究是舍不得:“有啥事你说出来,闷葫芦似的真真急死人了,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了你。”

    章秋谷见陈文仙当真急了,暗暗好笑,这才附着她的耳朵悄悄的告诉她道:“我到了上海已经有许多时日,家里带出来的钱差不多将要用完了。前天我寄了一封家信回去,还没有接到回信,不过家里最近的开销也是很紧的,一时半会儿的恐怕接济不过来。不瞒你说,我的开销帐目总共要一千多,勉强借贷了些,却还只有一半,还有堂子里头的局帐,也要差不多五百块钱,实在想不出个法子,这段时间如何过得下去?现在已经将近月末,正是大家收帐的时候,一时半会的也想不出个法子,况且堂子里头的局帐,一些必须的开销,都是场面上的事,叫我心上怎生不急?”

    陈文仙听了方才明白,倒觉得放下了心,笑道:“我当是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你洋钱紧张,我的账不急,等以后再说。”

    章秋谷听了心中暗暗欢喜,索杏再次试探,悄悄耳语道:“你还没有晓得我的意思,你这里的局帐虽然不要紧,但是这些房间的丫鬟,婆子,伙计,都是极势利的,我若是月底了连局帐都付不出来,以后还有什么脸再到你院中行走?”说着,便做出懊恼万分的样子,又向陈文仙道:“我今天来了一趟,明天还要出去找人想法子。若是这几天内借到了钱,还了你们局帐,我自然在你院中照旧往来;若是借不到钱,那就要一直等家里的钱寄了出来,方能再到你院中走动。所以我今天特地到你这里来和你说明,这几天若是不来,你不必叫嬷嬷寻我。”说罢,又做出一付无奈的神情,对着陈文仙大有黯然神伤之意。

    陈文仙被章秋谷这一番操作,搞得心里七上八下的,蛾眉蹙黛,凤目含波,看着章秋谷的样子,觉得有些心疼。一个恣意张扬,意气风发的美少年,忽然做出这么一付愁眉不展,悲春伤秋的表情,着实让人怜惜,那牵人心肝的程度,更胜于美女含颦;更何况陈文仙本就对章秋谷有意,就更是心疼了。

    陈文仙一把握着章秋谷的手,梨涡低熨,檀口斜偎,笑着对他说道:“你别着急,我这儿就是局账不结,也没关系的。”

    章秋谷又附耳向她说道:“不是这般说法,这些带房间的伙计,掮带挡的丫鬟,嬷嬷,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这里虽然不欠她们的带挡,但是她们传瞎话的本质没变,将来他们传了出去,还要说你结识了一个大客户,却原来是个穷鬼,连局帐都开销不起。你们这些的人名声很重要,客人的口碑更重要,哪里经得起这些人的编排!”

    陈文仙听了,觉得章秋谷的话说得在理,便也觉得为难起来。想了一会,忽然想着了一个主意,便咬着章秋谷的耳朵说了一回。

    章秋谷连连摇头道:“这个办法不妥,况且我也不是这样的人。”

    陈文仙听了皱着双眉,又向章秋谷耳边说了一会儿,章秋谷还不肯答应。

    陈文仙不由分说,支开了房里的丫鬟,取出首饰匣来,捡了两件不知什么东西,忙忙的仍把首饰匣收好,跑过来就塞在章秋谷的衣袋内。

    章秋谷看时,只见是一只金刚钻戒指,一付蒜苗梗式的金镯头,禁不住暗自思忖:文仙的为人果然不错,对小爷也是真心实意,不枉我这番试探。

    此时章秋谷的心上十分畅快满意,一时间心花怒放,眉飞銫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把陈文仙笑得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外房间的丫鬟等人听得章秋谷放声大笑,不晓得屋里发生了什么,一齐赶了进来,见陈文仙呆呆的立在章秋谷旁边,也不开口,宝珠姐便问章秋谷道:“二少为啥这般高兴,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章秋谷听了,把一只戒指,一付金镯从衣袋中掏了出来,放在桌上,陈文仙见了着急起来,连连的咳嗽几声,似乎叫他不要说出来。

    章秋谷虽然听见,并不理睬,对着宝珠姐等人把事情讲了一遍,只是把损她们的话掩过不提。又说自己要试试陈文仙的心到底是真是假,所以才有此一番操作:“幸而你们先生是个好的,居然没有上当。要是换了一个势利些的人,说话间但凡有得罪我的一句两句,我姓章的今天就要对你们不起了。”

    宝珠姐等人听了,都有些出乎意料,一时间竟是没人吱声。过了一会儿,宝珠姐方才开口笑道:“阿唷,大礼拜天的,你二少爷一来就给我家先生一个下马威,真真是白瞎了我家先生的一片真心了。幸好我家先生待二少爷是实实在在的好,不掺杂任何歪念头,不然万一露出点马脚,岂不是着了二少爷的道儿了。”

    陈文仙到此时方才恍然大悟,心里不禁一阵胆寒,暗道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九曲十八弯,今天险些着了他的道儿。不由得桃花敛恨,柳叶含颦,佯嗔薄怒的对章秋谷翻了个嗔怪式白眼道:“你这个人鬼精鬼精的,我是啥地方得罪你了吗?要你花这般的心思来试探我!自从我们相识相知以来,你好好想想,我待你如何?我可曾对你动过歪心思?可曾敲你竹杠?甚至可曾主动与你讨要什么?我们相处这么久,你难道还没明白我的心吗?你真是”陈文仙说到此处,就顿住了,似乎有些说不出来,两颊微红,横波斜溜,向着章秋谷掩口而笑,又在章秋谷肩上打了一下道:“你这个人呢,还真是冷心薄情。”说着又向宝珠姐等说道:“我刚刚想起来,要是这会儿我但凡有点错处,只怕是他又要跳槽,跳到王佩兰那里去了呢。”

    说得宝珠姐等都大家笑了。

    那章秋谷此时满心欢喜,倒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细细的看着陈文仙微微含笑。

    此时的陈文仙穿着一身本銫金阊纱衫裤,光艳照人。宝髻盘云,蛾眉掠月,真个是雪肤花貌,素口蛮腰。章秋谷本来和陈文仙甚是要好,现在却凭空的添了几分怜爱。

    陈文仙为了方才的事情,心上还有些小小的伤心,自己一片真心,却平白的遭怀疑,扯出这什么试探来,忍不住的又埋怨他几句。

    章秋谷只得小意温存,安慰了一番,陈文仙方才罢了。

    章秋谷此时再看陈文仙,那感觉就变了,已经不止是简单的红颜知己的关系,而是真的加上感情了。

    这一夜,章秋谷自然不回栈房,就在陈文仙院中住下。

    正是:鹊桥乍渡,蟾月刚圆;宝帐低垂,香炉袅袅。春掩铜屏之影,鞋凤双翘;暗传膏沐之香,云鬟半卸。口脂微度,香融雀舌之酥;宝靥低偎,斜背春灯之影。嫣薰兰被,私语轻轻;冰簟银床,清宵细细。

    真个是:但为蝴蝶甘同梦,愿作鸳鸯不羡仙。

    这男猪脚也是真的闲,试探了自己的红颜知己一番,最终确定自己没看错人,果然不愧是自己的知己。心中的顾虑放了下来,这个情场浪子,对自己的红颜知己倒是真的加了些感情进来,说来也算是件好事了,至少女主角这么久的感情投入,总算是有些回应了。情路坎坷,不知道女主角的深情能不能得到圆满,下回接着说。

    本书同步在喜马拉雅有声书平台播讲多人有声剧,听故事,更精彩。     

    /150_150963/52254503.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