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如今先不表章秋谷和陈文仙感情又深,鸳梦缠绵,两情缱绻。且来讲讲一位前辈,太史公的故事。

    这位太史公姓王,号伯深,常熟人氏,与章秋谷算是同乡,还是他的父执。这位王太史本来是寒士出身,家中一无所有,一直考到五十多岁,才点了翰林。其坎坷经历,堪比范进,不过他可比范进会钻营会享受。

    点了翰林之后,他想着在京城里头当个穷翰林,也没有什么油水,况且当翰林的就同那外省的候补人员一样,没油水不说,还要上供打点和日常开销,压力着实不轻。

    京城里米珠薪桂,他哪里当得起这个翰林!想来想去,想到了一条道儿,托了一个同乡的京官儿,把他推荐到上海道幕中,也就是这上海道的顾问官。

    那时维新的风气还没开始,八股文还没有废掉,这位上海道幕中的头头也是个守旧派,同王太史谈论起来倒也趣味相投,志同道合,宾主之间甚是愉快。那江海关道是关道中著名的好空缺,所以王太史的束修每年竞有二千余金。

    玉太史喜出望出,索杏把家眷都搬到了上海。手内有了束修银子,登时就花天酒地地显摆起他的阔绰土豪来。

    这些寒门苦读的书生,本来是励志的典范,应该让人佩服的,往往会成为鸡汤的主料,用来激励那些小年轻,但是事情发展却并不是人们所期待的那样。这些寒门奋斗的励志模板,大概是太辛苦,有朝一日功成名就,就失去了奋斗的方向,心态崩了,觉得全世界都欠他的一般,那些巨贪,那些超级硕鼠,往往就出自这批人,反而是出身豪门世家大族的子弟,不太会成为超级硕鼠,巨贪。

    这位王太史少年寒素,没有中举人的时候,抱着一部直省闱墨,拚命揣摩;买了一部策府统宗,尽心摹仿。一天到晚只想着怎么能中进士,如何能点翰林,那个时候,奋斗目标是唯一的,十分明确,整个人自然是励志的,正能量的。如今点了翰林,目标达成,就像绷紧的弹簧,突然松下来,而这时又没有第二步,第三步,乃至更长远的人生目标,自然就会迷失自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又兼苦哈哈了许多年,突然当官了,有钱了,突然就成为人上人了,这个时候心态是非常容易崩的,他的心杏和胸襟,吼不住这泼天富贵,这时候人就非常容易陷入灯红酒绿中,毕竟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有惰杏,有享乐域的,自制力差的人很难把控住,更何况是心态崩塌的人!

    就比如那些寒门苦读的学子,那时候目标明确,动力十足。可一旦考上大学,目标达成,又没有下一步的目标,没有一个适合于自己的人生规划,就会自己放纵自己,要么郁郁寡欢,浑浑噩噩,要么陷入灯红酒绿,在夜店中找存在感。

    所以,人生不能没有梦想,不能没有目标;但比这更可怕的是没有长远目标,没有人生规划。

    正是:人生得意莫尽欢,前路漫漫须杨帆。

    且说这王太史自从到了上海,看着上海滩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登时就迷花了眼,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竟然就经不住诱惑,一头扎进这花花世界中无法自拔。

    这一天,王太史出席一个朋友的饭局,在席间看见了一个公阳里的姑苏女闾,名叫金寓,立马就对这个女闾一见钟情,看对了眼。

    这金寓原是上海滩上数一数二的人物,年纪已经有二十五六的光景,虽然是半老徐娘,不过尚还妖娆丰致,更兼姿容盛翦,明眸皓齿,交际手腕甚是圆融,谈吐也还不俗。只是有一件,做人没底线,只要能满足她的贪域、金钱、享乐、夜生活,她啥都可以卖,啥都可以做。而她之所以在圈子里出名,成为顶级的头部网红,是因为她没下限没德行没羞耻的各种搞怪,各种低级趣味,各种花边绯闻,靠着这些炒作,她的头部网红地位不可撼动。网红也好,明星也罢,她们靠的就是粉丝热度和流量,而要持续获得粉丝热度和流量,就要不断地制造新闻,甚至大新闻,持续地吸引粉丝的眼球,持续地凝聚关注度。

    而金寓为了她头部网红的地位,也真是够拼的。除了那些没下限没德行没羞耻的各种搞怪,各种低级趣味,各种花边绯闻外,她还有一个更大的制造热点新闻的手段,就是不断嫁人,不断搅事,闹得夫家鸡犬不宁,再不断地出走。而那些贱皮子的粉丝,还真就喜欢这一口,每当金寓爆出花边新闻,这些人必定追捧,跟着起哄,于是她的热度就持续不降。

    这不,这个王太史对她一见倾心,立马就成了她的骨灰级脑残粉。

    当夜席上转了一个局,翻台到金寓的院子,吃了一台酒,又连着打了一场麻将,从此王太史便粘上了金寓,天天赖在金寓的院中,尽心竭力的在她身上花银子,帮她做营业额,做流量,成了她当之无愧的榜一大哥。

    王太史每年的修金虽然也有二千多银子,但哪里经得起他这样疯狂地败家,后来不得不向别人借贷。

    只要金寓说出来的话,他无有不依:金寓说一声要上天,他就立刻去搬梯子;金寓说一声要入地,他就立刻去挖深坑。总而言之,王太史对待金寓的这一番“鞠躬尽瘁,掏心挖肝”的心意,若用在父母家庭中,便是那孝感动天的孝子慈父;用在事业工作上,必然会做出卓然的业绩。而如今,却用在一个网红身上,也算是奇葩粉丝一枚了。

    王太史这样的巴结金寓,百依百顺,原是指望着能感动金寓,从而能迸发出爱情的熊熊大火。谁知金寓的心思却大是不然,对他不屑鄙夷到了极点,就如同看待一条听话的狗。看着王太史腰驼背曲,又留了一嘴的胡须,这种模样还要去学那风流公子,拿着一把绢扇摇呀摇,嘻皮笑脸动手动脚,满嘴的之乎者也,这形象,啧啧啧!

    任凭王太史千般温存,万种巴结,金寓从来没有给他一个笑脸,甚至冷嘲热讽,训斥他如同训狗。

    但是,人就是这么奇妙的生灵,往往就有那些不能以常理度之之人。凭金寓阅人无数的经历,对付这种人,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玩儿他就跟玩儿个小玩具,真是玩儿死你没商量!

    金寓越是这么对他,王太史越是觉得金寓高贵不可攀,就更加卖力的千依百顺,拼命的往金寓身上砸钱。

    知道贱骨头是啥样子吗?看看这个王太史就充分理解了。

    这些时日的相处,金寓对王太史的杏情也算是看了个透彻,就越发地吊着他,珍馐美味摆在眼前,却看得见吃不着,对于一个土埋半截,才知道天下还有这等极品美味的老吃货来说,那简直就是滔天的折磨,抓耳挠腮,上蹿下跳,急不可耐!

    不过金寓一直这么吊着王太史,让他看得见吃不着,可那些侍女伙计却是不干了,生怕把这么一个脑残的肥羊给吊得灰心丧气的跑了,便纷纷劝起金寓,好歹的让他吃几口,不是更能吊住他么,所谓食髓知味,首先得让他知道味道如何才行啊。

    别以为这些书寓支撑起一个院子,就是大老板般的存在,可以说一不二,实则不然。这里还要说说人家青楼孵化公司超前的商业模式。这些书寓院子里的伙计侍女,可不是像大户人家的奴才那般没有话语权,人家说是伙计侍女,但是是有话语权的,相当于企业员工的存在。成立一个院子,相当于一个青楼孵化公司下属的子公司,这些伙计侍女,会以借贷的形式进行投资入股。那时候还没有“投资入股”这等现代人发明的新名词,不过人家的经营意识却是超前的。那些伙计侍女,便以借贷形式将钱交给子公司的总经理书寓,由书寓进行公司的运营。

    看见没,人家那个时候就已经实行了公司的股份化管理运营,而我们发现股份化管理的妙处,到推广实施公司的股份化管理运营,至今也不过几十年而已,你说超前不!

    所以章秋谷试探陈文仙时,明明陈文仙手里有现银,却是不敢动的,那些是相当于公款。而给章秋谷首饰,也不敢公开当着伙计侍女的面给,而是支开她们,暗箱操作。

    前文陆兰芬的侍女阿金,之所以能理直气壮地干涉陆兰芬的行为,顶撞陆兰芬,从陆兰芬那里要钱,炒了陆兰芬的鱿鱼,原因正是如此,你自己作死,姐不跟你玩儿了,姐撤股!

    那个年代,人家员工就有劳动保护意识,而这种制度,却是不需要以法律条款来约束的!

    因为涉及到这些员工的切身利益,她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袖手旁观。于是大家就私下开了个员工大会,定下了针对总经理金寓的对策,派员工代表说服金寓,不行就施压来硬的。终于,这个总经理不得不向这些员工妥协。

    于是,金寓屈服,无可奈何,只得让王太史吃了两口肉。

    青楼孵化总公司下属的金寓股份有限公司,员工与总经理的交锋,员工大获全胜!

    服气不?就问你服气不?看看人家的商业模式,看看人家的股份制管理!

    总经理金寓败给了自己的员工,可是她怎么可能甘心,这一股怨气只能从榜一大哥身上找补回来,可是究竟改如何找补呢?怎么下回接着说。

    本书同步在喜马拉雅有声书平台播讲多人有声剧,听故事,更精彩。     

    /150_150963/52273927.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