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她当真是这般说的?”

    留春台上,封无晏一手携着茶杯,神情似往日般沉默素净。在朝中一众大臣面前,他向来是这副不出彩又不至于软弱的样子。

    “回主子,温素素她们亲耳所听,娘娘她真说要把您抢回去呢。”

    沈眠一脸怯懦的传着音,跟平日里站在封无晏身边的畏缩小太监并无区别。

    然而仔细一看就知道,他的嘴角一直打着颤,但凡他家主子不盯着他看,他都压不住那个弧度了。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有这般豪情壮志的活人哩!

    想当年他们还在青州的时候,主子不知手刃了多少觊觎他的人。那杀的,后院田里的骨灰都积了厚厚一层呢。

    “不过主子,娘娘当着夜王说也就罢了,怎么还当着林小侯爷的面儿说呢?这什么秘密给林小侯爷知道了,不就等于全京城都知道了么?”

    可沈眠哪里知道,他这惯例的刨根问底,却直接问到了自家主子心坎儿里。

    封无晏抿了口茶,昳丽眉眼掠过一抹笑意。这笑意浅极了,似风,带着偶然过境却存在感极强的欢愉。

    小病鬼不知道林嘉衍是个大嘴巴么?

    不可能。

    以细柳营探子的实力,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查。

    而她明知对方是个大嘴巴,只保密封夜寒一个人的事情,却还能放心大胆的在对方面前开口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从始至终都没打算隐瞒此事。

    再往深一点猜,他是不是可以认为小病鬼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想借林嘉衍只口宣扬她移情别恋的事?

    如今京中盛传她与封夜寒有私,加之两人从前就传出了婚约不成,封夜寒拒绝联姻,萧惜若为此奔赴皇城的丑闻,两人的流言是越来越难洗清了。

    封夜寒向来不在乎他人的目光,所以他根本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对外开口。

    而小病鬼作为这段感情中的爱慕者,她说她移情了显然不太可信。

    因为有心人只会说她是终于知道要脸了,又或是口是心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所以这件事里需要两个第三人。

    一个是帮她转移视线,证实她确实移情别恋了的自己。

    而一个,便是封夜寒自小带在身边,从不会乱说他寒兄流言的林嘉衍。

    自己是小病鬼名义上的丈夫。

    林嘉衍则是封夜寒如今最亲近的兄弟。

    双管齐下,即便是悠悠众口也不得不看清现实。

    轻轻捻了捻手指,封无晏忽然侧眸对沈眠道:

    “贵妃许久未归,朕有些想她了。”

    沈眠:“!”

    呆滞了一秒,沈眠立刻明白了自家主子的意思,赶忙欠身笑道:

    “皇上当真宠爱娘娘,奴才这就替您寻人去~”

    说罢,沈眠便在谢逢与花青松等人极为复杂的目光中,一溜烟儿的跑了。

    慵懒的靠回酸枝红木椅上,封无晏仿佛瞧不见周遭那一道道探究中带着讥笑的目光。

    萧惜若,小病鬼,坏兔子

    本来也没打算放过你。

    如今倒好,朕做什么都名正言顺了。

    与此同时,石亭中的封夜寒与林嘉衍也愣住了。

    因为就在这一炷香的时间里,萧惜若竟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跟他们夸赞小皇帝的好看。

    从面如冠玉龙姿凤表,到玉树临风仪表堂堂,总之就是天上有地下无,反正在她萧惜若的眼睛里,她的小皇帝哪哪儿都好。

    “呲溜,反正就是很好看啦。”

    萧惜若咬下一块豌豆黄,说出来的话简直比口中的糕点还甜。

    这哪儿是一时兴起啊?

    这分明是鬼迷心窍啊!

    抬手拉了拉封夜寒的袖子,林嘉衍险些忍不住指向萧惜若的脑子。

    寒兄啊寒兄,你家表妹上次烧坏的脑子终于发作了,这这这,这是彻底疯了啊

    一把甩开林嘉衍的手,封夜寒憋了半晌,终是强忍着头疼道:

    “所以你说了这么多,你就是喜欢皇上他长得好看?”

    萧惜若一愣,旋即反问道:“难道皇上不好看么?”

    【来自封夜寒的负面情绪+10000】

    林嘉衍知道他们寒兄不是这个意思,当即打圆场道:

    “好看,皇上自然是好看的。别说在京城了,皇上在整个大燕都是出挑的。”

    闻言的萧惜若点了点头,似终于舒服了一般继续吃起了糕点。

    不知是不是林嘉衍的错觉,他竟觉得这位娘娘眸銫清傲,竟有了一丝与有荣焉的感觉。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在轻咳了两声后道:

    “可娘娘啊,咱们喜欢一个人是不能只看他好看的。这品行、学识、修养,样样都是缺不得的,就比如你表哥”

    萧惜若:“可本宫当初之所以看上表哥,也是因为表哥他好看啊。”

    【来自林嘉衍的负面情绪+5000】

    这,这话让他怎么接?

    此时此刻,正与萧惜若大眼瞪大眼的林嘉衍,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气人。

    太特么气人了。

    可她明明很气人,你却又不能反驳她。

    因为他自己也觉得他们寒兄很好看,这光看脸也不是不行

    于是乎,就在林嘉衍即将因此而说服自己时,封夜寒再次开口了。

    “惜若,爱与不爱不是儿戏,无论是我还是皇帝,你都不能只凭外表来亲近。你我本是一家,我自不会害你。可皇上十六方才回朝,过去一片空白不说,今日的前途亦是一片渺茫。有时候爱与关心里不只有温情,还有比温情更让人陶醉的利益,你明白么?”

    在说完这段话后,封夜寒的一双凤眼直视着萧惜若的眼睛。

    无论他从前多么忽视眼前的少女,但此时此刻,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心的。

    他希望萧惜若能重新审视封无晏,清醒冷静的看待这个没有过去、前途未卜,且很可能目的不纯的人。

    对此,萧惜若很感激的笑了笑。

    但关于封无晏到底是什么人这一点,她自认她或许比在座的所有人都要清楚。

    睚眦必报的大反派、心狠手辣的刽子手、莫得感情只想搞事业的病娇暴君

    一个谁也不爱,连他自己都在讨厌他自己的人。

    可就是这么个人,却对她挺好的。

    她萧惜若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拿人家的负面情绪外带拉人家出来当挡箭牌

    就凭这一桩桩一件件,她也要说一句:

    “表哥,我不管,我就要他就要他!”

    封夜寒:“”

    林嘉衍:“”

    温素素等人:牛批!     

    /150_150836/52195082.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