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人群浩浩荡荡的往碧芳院去,一路上侍卫惶恐丫鬟退避,唯恐在这个关键时刻触了自家王爷的霉头。

    而那几个喜娘作为领路人,以及此事的亲身经历者,此刻正在不遗余力的撇清着自己与此事的关系。

    据她们说,她奉琼嬷嬷之命将颜小姐送到碧芳院后,就在院子里等着大丫鬟妙可出来。

    毕竟人主仆俩说几句体己话,她们一会儿再进去也不迟。

    然而就在这极短暂的时间里,她们却被人给打晕了。

    对方出手极快,根本就没有给她们呼救和看清对方的时间。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为真,几名喜娘赶紧扒开衣领,毫不避讳的露出了她们后颈处的一片青紫。

    而在场的习武之人只需看上一眼,就知道她们的确没说假话。

    以她们后颈青紫的程度来看,她们之所以能这么早醒过来,想必也是因为东窗事发被人生生叫醒的。

    而几名喜娘接下来的话,也完美证明了大家的这一猜测。

    “琼嬷嬷带人布置完摘星楼后,便亲自来了碧芳院我们,我们几个都是被她从地上弄起来的”

    为首的喜娘畏畏缩缩的交代着。

    她说琼嬷嬷发现院中情况后并未进屋,就连叫醒她们的方式也是直接捂住她们的嘴,让人用针扎。

    她们一醒来便接受了琼嬷嬷的盘问,而那时的里屋里正传来一阵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大家都是王府的老嬷嬷了,这一听就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

    但她们都是下人,哪有资格破人主子的门?且在没亲眼看见未来王妃与人苟合之前,这件事都无法下定论。

    所以琼嬷嬷当机立断,决定先派一众侍卫守在院外,由她亲自到前院去请示过王爷后再行处理。

    可琼嬷嬷才走出去没多远,便遇见了那个刺杀她的近卫

    那近卫告诉她屋里是个大人物,希望她能配合自己压下此事,事罢一切可由两方人马协商解决。

    并提出琼嬷嬷此刻将事情告诉祁王,完全是毁了祁王今日的好心情,以及接下来在群臣面前的一片豪情。

    他劝琼嬷嬷以大局为重,却没料到琼嬷嬷也是个老狐狸,竟用话套出了那位大人物的身份。

    于是便有了琼嬷嬷闻言大怒,即刻拔腿往前院去,而那近卫一开始还焦急跟随,最后看到封祁直接恼羞成怒动手杀人的那一幕。

    这一桩桩一件件,可谓是一环扣一环,听了的人都要叹一句精彩。

    当然,那近卫在与琼嬷嬷交涉时的确有些脑子,知道躲过了今日一切都好商量。

    毕竟祁王要脸,颜家要脸,恭亲王封华也要脸。

    等一众宾客散去,大家大可以坐下来好好协商,暗中决定新娘的归属和赔偿。

    可坏就坏在琼嬷嬷对祁王忠心耿耿,眼里又是个容不得沙子的。

    而那近卫见这老嬷嬷如此激愤,许是一时脑热,或是想杀人转移转移注意力,总之他下了一步臭得不能再臭的棋。

    如今琼嬷嬷和他都死了,这事儿也彻彻底底的闹大了。

    眼看碧芳院外侍卫林立,调整好状态的封祁终于一声令下,命自己的近卫上前踹开了房门。

    几名侍卫随之涌入,房内也响起了两道熟悉的尖叫声。

    很快,两道身影便被侍卫们架了出来。

    男的披着一件王制深棕蟒袍,袍下未着寸缕,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似乎还沉浸在方才欢愉至极的情事中。

    在看到他的瞬间,原本还心存侥幸,觉得琼嬷嬷与那近卫说不定搞错了的花青松等人,此刻真恨不得转身就走。

    草包!

    废物!

    这封华简直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而比起余韵未消,恨不得伸手再将美人揽入怀抱的封华,此刻那喜服不整鬓发散乱的颜锦儿,则是另一个极端。

    她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又或者说,不管这是不是梦,她都希望这是。

    她是今天最幸福的女人

    她马上就是祁王妃了

    她没有辜负父亲与母亲的期望,她是凤凰啊,她马上就是凤凰了啊

    眼泪无声的自眼眶中滑落,她不住的摇着头,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她在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

    她没有跟恭亲王苟合

    她没有

    她想歇斯底里的叫喊,可她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因为周遭的注视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是凌迟,是一刀一刀的剜她的心,割她的肉啊

    终于,一道哭声打破了院中的宁静。

    只见那醒来的江氏猛地扑到颜锦儿面前,一把将自家女儿搂入了怀中。而后她脱下自己的外氅,慌乱的遮住了女儿裸露在外的肌肤。

    “锦儿不哭,不哭,娘在,娘在这儿呢”

    江氏无力的安慰着女儿,颜峰几次想上前,却终究抹不开自己的脸面。

    而在核心人群之外,一袭白锦花裙的少女正侍立在大长公主身侧,与人群中的封暄相视而笑。

    这一幕不是恰好落入萧惜若眼中的,而是萧惜若一直都在暗暗的观察着他们。

    颜陌清对江氏母女的仇恨,封暄这来得迟与来得巧

    不管怎么看,萧惜若都觉得他们是商量好的。

    封暄必然知道颜陌清对江氏母女的仇恨,同时也知道对方今日会出手讨债。

    所以他的来迟,更像是故意避嫌,以免被今日的浑水沾到。

    同时,以对方那步步为营的心杏,颜陌清今日的成功或许也有对方的帮助。

    至于颜陌清

    其实从她知道封华被使了药开始,她就已经在猜测这一段剧情了。

    作为原书前期的两个重要反派,江氏母女没少在原本的颜陌清身上作恶。

    侮辱、陷害、折磨,以及最后夺走封祁,让原本的颜陌清万念俱灰投湖自尽。

    所以穿越而来的颜陌清发誓为原主讨回公道,不仅要让江氏母女身败名裂,还要让“负心汉”封祁付出代价。

    而在原本的剧情里,颜陌清在接风宴上便会羞辱封祁,而后与之上演一段真正的追妻火葬场。

    江氏母女的处理则依旧与名节有关,只不过糟蹋对方的不是如今的封华,而是一个浪荡猥琐的富家公子。

    怎么说呢?

    虽然原本的剧情改变了,但颜陌清想要报仇的心却一点没变。

    甚至在封暄的帮助下,还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150_150836/52205918.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