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天銫渐暗,华灯被一众侍卫点燃。

    本该行拜堂礼的摘星楼,此刻空无一人。而那名不见经传的碧芳院,却被宾客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此刻所有人都看着这座王府的主人,今日本该大婚的新郎官封祁。丑闻终究要处理,只是不知这位还能否保持冷静。

    很显然,封祁保持不了。

    当他听见屋里暧昧旖旎的声响,看见颜锦儿和自家皇叔被人拖出来时,他提剑砍了两人的心都有了。

    最是好面子的他,几乎都能想象未来大燕朝堂会怎么说他了。

    给大婚备的烟火炸了百姓,一场事故丢了谢家两个官职

    如今倒好,未来王妃居然在大婚当日跟人苟合

    “祁儿,莫要冲动啊。”

    看着自家外甥死死攥着的手,一旁的谢逢只得不断出声提醒。

    眼下的事情已经够遭了,若他这外甥不能妥善处理,他们祁王一脉的脸面可就真没了。

    “大舅,还是你来代本王问吧”

    强压着心头的火,封祁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将审理之权交给了谢逢。

    既然被人嘲笑已成定局,那不妨装的再伤心再凄惨一点。这样才能把别人的同情,变成切实的利益。

    于是萧惜若等人便见谢逢领命,缓步走到了苟合的二人面前。

    在江氏母女凄厉的哭声中,那被药迷糊了的封华终于清醒了一点。抬眼瞧瞧周围,他发现自己像一只被看的猴儿,正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

    还有他刚才干了什么?

    看看自己,又瞧瞧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江氏母女

    终于,他在周围的指指点点中彻底回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他在祁王的府邸里,糟蹋了祁王的新王妃,而且还被这么多人捉堅在床

    这一刻,饶是他那城墙厚的脸皮,也有些挂不住了。

    于是当谢逢站定,劈头盖脸的问他何故如此?并引经据典骂他强占人妻,枉顾亲缘,如今还乱了人伦纲常时,他几乎连辩驳的话都说不出。

    直到谢逢骂够了,把该扣的帽子都扣完了,那久不能开口的封华才彻底回过味儿来了。

    他一朝王爷,想睡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只要不论出生,这容貌堪比颜锦儿的也不是没有。

    所以,他怎么可能在人大婚之日出来抢人?

    而且还是祁王一脉的人

    “你们这么看着本王做什么?本王又不是疯子,犯得着做这事儿来恶心自己么?”

    封华大声辩驳着,将自己从过府听戏到被人扶走,而后浑浑噩噩断了片儿的事一一交代了。

    据他所说,他与近卫过府后便直接去了留春台,位置在花青松与宁国侯之间。

    起初他看戏看得挺受用的,可后来不知是喝了茶还是吃了点心的缘故,人竟有些不适起来。

    于是他让近卫在原地守着东西,自己则随手抓了个端茶送水的小厮,让人带他去如厕。

    从这儿开始,他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了。

    他只记得自己如厕后非但没有舒服,反而浑身发烫站都快站不稳了。

    于是他只能命那小厮扶自己去休息,随便找个厢房客房什么的

    “本王,本王想起来了!在那奴才扶本王去找房间的路上,本王遇到了萧惜萧,萧贵妃,没错,本王遇到了萧贵妃!”

    这一刻,封华就像找到了什么突破口一般,抬头便看向了人群中的萧惜若。

    然而看着看着,他的声音又软了下去。

    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对萧惜若的诋毁,以及那些不算成功的为难。

    所以

    他有难时人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至于帮他,他凭什么呢?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当谢逢转头向萧惜若求证时,萧惜若却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们一行人的确遇到了恭亲王,他被一名小厮扶着,模样也确实不太对劲儿。”

    萧惜若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而当封华借此描述出他身体上的反应时,那被江氏紧紧抱住的颜锦儿也止了哭,抬头道她也是,她在屋里时也浑身发烫神志不清

    这下子不止是祁王一脉面銫凝重了,连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官员们,也纷纷在人群中观望起来。

    敏锐如他们,此刻已经察觉出了此事的不简单。

    这或许不是一场意外,也不是恭亲王强占人妻,而是一场针对祁王一脉,又或是某些人的阴谋。

    “贵妃娘娘,您当时能瞧出恭亲王是怎么一回事么?王爷是否像他说的那般,出现了一些服用”

    谢逢面銫凝重的望着萧惜若,希望能从对方口中淤挖出些有用的线索。

    但萧惜若可不是傻子,她只会说她亲眼看到的东西。

    至于温素素看到的,那可就不在她的提供范围内了。

    毕竟京城这趟水,如今是越浑越好。

    眼看线索便要断在这里,后方却有侍卫来报说那小厮找着了!

    于是众人的注意力又从萧惜若身上转移,纷纷朝那小厮看去。

    小厮年纪不大,经萧惜若辨认的确是扶封华的那个没错。

    “回大人的话,小,小的只是被恭亲王拦下,要小的扶他去如厕,然后去找个休息的地儿罢了。可小的人微言轻,哪里知道王府哪儿能容宾客们休息啊于是小的就准备扶着王爷去找管事,可还没等小的往回走,王爷就有些受不住了”

    那小厮怯生生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么倒霉的事儿。

    “当时小的都快吓死了,好在一位姐姐出现,说她叫妙可,她能帮王爷找个住处。”

    他本就是一个打杂小厮,也没见过多少世面。所以慌了神的他一见有人愿意帮忙,且这人还是王府的一等丫鬟,当时便把人交出去了。

    毕竟这位王爷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可是负不起责的。

    “那妙可姐姐不仅带走了王爷,还命小的知会王爷的近卫,让那近卫来这碧芳院寻人。小的,小的都照做了”

    听了小厮这一席话,以及那几个管理小厮的管事们核对,这件事的脉络也终于清晰了。

    也就在这时,颜锦儿张了张嘴,有些不可置信道:

    “妙可,糕点,对,那碟子糕点!”     

    /150_150836/52224940.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