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呐呐,我现在感觉我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欸!”

    危机解除,窈窕现在兴奋的开始蹦跳了起来。

    之前的气运灌输,让她获得了不少的成长。

    说着看了眼李长乐,但想了想,还是将目光移到了蝶儿的身上。

    “赵蝶儿,你现在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你这是准备和我打一架吗?”

    蝶儿撸起袖子,从怀中抽出了几张符咒。

    见此情景,窈窕立刻就怂了。

    “我只是开玩笑的啦。”

    不过,她虽然怂了,但李长乐和蝶儿可是看得很清楚。

    因为窈窕还不会隐藏气息,所以她的实力,完全暴露在了两人的面前。

    单从修为来看,已经有炼神小成的实力了。

    只是没有修炼过什么功法,更没有什么战斗经验。

    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大概率不会是蝶儿的对手。

    不过单单这修为,已经让李长乐和蝶儿有些羡慕了。

    自己两人辛辛苦苦修炼许多年的成果,对方不过一朝就达到了。

    只能说,气运这种东西,难怪那个江谈拼死也想得到。

    “你们两个就不要闹了,还是先看看,他有些什么东西吧。”

    李长乐叹了口气,将目光移回地上的尸首上。

    他既然能准备到这一步,想来,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不过搜刮一番后,李长乐倒是有些大失所望。

    除了截运六合阵,以及之前困住几人和气运的封天锁地阵的阵法外,剩下的,都是一些平平无奇的丹药。

    唯一比较奇特的,是几枚毒丹。

    李长乐之前在书上见过,虽然名字记不清了,但效果记得很清楚。

    给对方服用后,可以在短时间内,溶解对方的肉体,最后,只留下一张皮囊。

    想来,之前常无锋,应该就是中了这毒。

    这些东西,说起来,也不算寒酸,但作为千辛万苦才得来的结果,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对了,还有那个。”

    突然间,李长乐想起来之前的那个龟甲。

    虽然其中的力量耗尽了,但自己完全可以恢复。

    翻找了一番,果然发现了,并没有于空间法宝里,而是被放在了衣服里。

    当初若不是这东西,一切隅就结束了,根本就不会给江谈挣扎的机会。

    但同样,这东西也绝对不一般。

    除了这些东西外,李长乐还在江谈的身上,发现了一副人皮。

    而那人皮的模样,便是之前在外面所看到的那和尚。

    将东西整理的一番,几人便带着江谈的尸体,离开了帝王陵。

    在石碑外等候的少年,已经快要急疯了。

    李长乐他们进去的每一分每一秒,可都是关乎于自家陛下的杏命啊!

    尤其是,刚刚师父还派人传来话说,陛下的病情,突然间又恶化了。

    若是没法解决对方,怕是撑不过今天晚上了。

    如果不是因为进不来帝王陵,少年现在自己都想跳进去解决那个幕后黑手。

    尽管说起来,他的实力,可能还比不上蝶儿呢。

    就在他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石碑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动静。

    听到这声音,少年二话不说,立刻激动地冲了过去。

    有动静,就证明有结果!

    不过,他倒也没有大意。

    周围十几个挑选出来,虽然比不上李长乐几人,但也很有实力的朝廷修仙者,已经做好了准备。

    再加上有师父所传授的阵法,若出来的敌人,保证能在第一时间诛杀。

    尽管,之前是将一切都交给了李长乐几人。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完全相信那几人能解决。

    直到,看见了眼前出现的熟悉身影。

    是天青观的道士!

    少年立刻辨认出来了。

    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哐当落地。

    “太好了!”

    少年激动的大喘气。

    再一看李长乐虽然模样有些狼狈,但依旧意气风发。

    便猜到了七八分的结果,脸上的喜悦就更盛了:

    “看样子,你们是解决了那家伙!”

    “这便是了。”

    李长乐也不废话。

    抬手一提,江谈的头颅,便落咕噜咕噜地滚到了少年的脚边。

    尸体,则是紧随其后。

    “这人名叫江谈,自称是庆国皇室的人,还是什么镇北王。当然,是真是假我不清楚,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截走国运。”

    为了防止对方不信,李长乐又大概地介绍一下。

    本想着对方多半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毕竟那家伙既然做出这种事情,之前肯定是尽量隐藏身份。

    多半,还是需要那国师出面确认。

    但没想到的,少年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异样。

    显然,是听说过这家伙的。

    “我知道,镇北王江谈,我们之前还以为他是死了,没想到,竟然是借用假死逃脱,还做出了这种事情。

    截取国运,还好最后没有成功。”

    对于国运和气运这点,少年毕竟是跟着国师学习,了解得还是蛮清楚的。

    两人说话间,蝶儿和窈窕也从石碑的入口出走了出来。

    蝶儿少年之前是见过的,但窈窕是为了躲避卫兵,才从被雷珠震出的缝隙中,进入墓袕的,少年自然不认识。

    立刻,便招呼手下戒备了起来:

    “这个莫非是和那江谈一伙的!”

    “不是不是,”

    李长乐连忙解释,

    “这位是我和蝶儿的朋友,这次能顺利地消灭对方,她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虽然不爽,但这点,长乐说的没错。如果没有她的话,别说是拿下那人了,怕是我和长乐都要死在底下。”

    “原来是这样,实在失礼。”

    听到两人的解释,少年立刻让人收起武器,连声道歉。

    至于这位友人是如何在自己这些人的守卫之下,下到帝王陵中的。

    李长乐两人没说,少年自然也明智的没有问。

    只要结果是好的,那些细节,算不了什么。

    “不过,还不知道其余几位呢?”

    少年左右瞧了瞧,见从那入口处出来的,除了李长乐三人外,便没有了其他人,有些疑惑。

    “常无锋已经死了,而那和尚,”

    说到这里,李长乐拿出那张人皮,道,

    “那和尚貌似在到达天子山时,就已经死了。当时,江谈便是伪装成他,跟着我们,进入的陵墓。

    至于罗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150_150881/52226042.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