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哎呀,可真可惜,我竟然没有和你分到一组。”

    窈窕拍了拍李长乐的肩膀,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

    似乎是真的很想和李长乐交手似的。

    “你应该高兴才是,否则若是一上来就被我给干掉了,那岂不是到后面,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李长乐讽了一句。

    自从窈窕在那次得到气运,晋升炼神小成后,就愈发嚣张了起来。

    “好像也是哦。”

    不过嚣张归嚣张,基本上,也都是嘴强而已。

    她想了想,继续道:

    “不过这样说起来,这比试好像也不是很公平的样子。”

    “差不多就行了,毕竟时间有限,如果要想做到真正的公平,那比试的时间,起码还要再拉长十来天。

    而且,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不是吗?”

    “这倒是。”

    窈窕点了点头。

    对于运气这一点,没有人比她更赞成了。

    毕竟,她就是靠运气走到这一步的嘛。

    说着,几人已经回到了天青观的驻地。

    因为第二天就要开始正式地比试了,而且,蝶儿的比试就在第一天。

    所以,几人也不想浪费时间。

    乘着还有时间,先好好地准备一下。

    奖励还在其次,这可是难得的锻炼自己的机会。

    一天的时间,对于修仙者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

    李长乐再一睁眼,便已经是第二天了。

    和之前一样,蝶儿和窈窕,已经到了门口。

    三人汇合后,便一同朝比试的场所出发。

    一路上,倒也遇到了一些其他门派的弟子,基本上都是第一天参加比试的炼神入门。

    不过,有些脸上,倒很是紧张。

    “蝶儿,你紧张吗?”

    窈窕收回目光,好奇地在蝶儿脸上打量了一番。

    “我有什么可紧张的?差点死的情况都遇到过好几次,还会害怕这种比试?”

    蝶儿有些无语。

    “是哦。”

    窈窕点了点头。

    一行人,也到了比试的现场。

    蝶儿被分在了甲组,虽然不是第一个出场,但也很靠前。

    所以到了现场后,三人便分开了。

    蝶儿去到备战席上准备,而李长乐和窈窕,则是在观战席上。

    观战席上的人不多。

    毕竟,大部分炼神小成和大成的人,都不会来看炼神入门的比赛,都不在一个大组。

    来看的,绝大多数,都是炼神入门。

    底下的比试已经开始。

    是一个散修,对上一个小宗门的弟子。

    修为上都是炼气入门,倒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但那散修的身上,杀伐之气显然要更重。

    至于那宗门弟子,脸上还挂着紧张呢。

    虽然同样是宗门,但大小宗门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小宗门资源有限,但人脉同样有限。

    有时候,会出现一些为了争抢资源,而大打出手的狠人。

    但更多时候,出现的,还是些不上不下,就像台下那个,没有多少实战历练,又没有多少法术手段的人。

    至于比试的结果,可想而知。

    那宗门弟子,基本上是被吊着打。

    对方甚至连招式,都只暴露的一手,便轻松拿下了比赛。

    “真是可惜。”

    李长乐摇了摇头。

    “有什么好可惜的?那人技不如人,输了不是很正常吗?难道是,你和那人有故?”

    窈窕很是好奇。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可惜没打出那散修更多的东西。那散修的实力,可不差。如果能把他的底牌打出来的话,蝶儿到时候遇到,也能多一分把握。”

    “原来你是指这个啊,不过,你觉得,那家伙很厉害?”

    窈窕有些好奇。

    在她眼里,那个散修也就那样吧。

    她看不出别人有多厉害。

    “你散修的实力确实一般,但他的战斗经验很丰富。相较于没怎么和人交过手的宗门之弟,确实算是厉害的了。”

    “哦,”

    窈窕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看向场地,两眼冒光,

    “快看,是蝶儿,她上场了。”

    在散修之后,便是蝶儿了。

    而她的对手,同样是一个小门派的弟子。

    不过,对于天青观来说,是小门派。

    实际上,在整个元国,也算是能排得上二流了。

    比起之前那个,肯定是要强上不少的。

    脸上,虽然也有些紧张之銫,但相较起来,还是颇为从容的。

    随着一声令下,蝶儿率先发难。

    袖袍里,十几张符咒直接打出。

    这比试里,是不限制符咒和法宝的使用的。

    但前提是,符咒使用的数量,不超过一百张。

    而且,符咒必须要是本人能够亲手绘制出来的。

    这点,在比赛之后,会要求使用符咒的人,将所使用的那些种类的符咒,绘制一遍。

    当然,对于法宝也有限制。

    不能使用超过一个小境界的法宝。

    就比如说,炼神入门,最多只能使用炼神小成炼制的法宝。

    对于丹药和阵法的要求,也是和符咒一样。

    随着十几张符咒打出,对方眉头一皱,也抽出了腰间的长剑,严阵以待。

    随着几次挥动。

    剑刃成功地将十几张符斩成两半。

    但正当对方松了一口气时,蝶儿的身影,却不知何时,已经摸到了他的身后。

    对方刚想回防,但已经来不及了。

    两张符咒从左右打出。

    他即便奋力,也只来得及打落一张。

    另一张,自然而然地打在了他的身上。

    随着一阵电光闪烁,对方浑身抽动。

    但剑刃插在地上,还没有倒地。

    嘴里念咒,手上掐诀。

    一瞬间,剑刃上风声猎猎。

    瞅准蝶儿扔符咒的时机,拔剑而斩。

    只见他剑刃所到之处,狂风大作。

    无形的风刃,压缩着空气,竟然隐隐间凝出了形状,以极快的速度,朝蝶儿斩去。

    此刻的蝶儿,刚扔出符咒,来不及避让,眼看就要被斩中。

    “完了,”

    窈窕垂头丧气地说了一句,

    “看来蝶儿要在这里倒下了。”

    而对方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你真的这样以为?”

    李长乐倒是毫不担心。

    听到这话,窈窕有些疑惑。

    但下一秒,她就明白了。

    因为风刃将蝶儿直接斩成了两半。

    可却没有血流下,因为,那是符咒构造出的假身。

    对方脸上大惊。

    而就在这时,蝶儿的真身,已经将符咒,打在了他的咽喉。

    比赛结束。     

    /150_150881/52307949.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