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疤脸和念睇这个电话打了将近一个小时,下了班车走回小区,又在楼下抽了两支烟才算说完,疤脸一看手机都快没电了。

    回家后谢婷婷已经做好饭等他回来呢,吃饭时疤脸将从念娣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下,婷婷听着特别高兴,但是疤脸却有些失望。

    晚上睡觉时,谢婷婷的兴致特别高,相反疤脸反而很一般。

    “婷婷,你今天怎么这么大兴致,除了咱俩刚开始那几天,你就没这么表现过。”

    “我今天高兴嘛。”

    “能离开我就这么高兴?”

    “你看你说什么呢。真生气啊,咱不是都说好了吗。”

    “我就是舍不得你。”

    “我知道。不过迟早都得到这一步。哎,你从谁那里打听来的消息,你认识的人里还有老关的朋友?”

    “我以前做家教时的一个学生家长。他就在滨城港工作。”

    “哦。娜娜让我这周五下班后去她那里住两天,正好老关也约我周六见面。我想也就不让他跑了,我去开发区,在娜娜那里住两天,下周一再回来。”

    “你就忍心撇下我一个人这么长时间?”

    “哎呦,说的怪可怜的,这两天每天让你崩两锅补偿你一下。”

    “你不是一锅都受不了吗?”

    “那不是心情不好吗。现在心情好了就行了,今天没感觉出来吗。”

    “婷婷真知道心疼人。”

    “这段时间委屈你了。我看你以后找一个估计都受不了你,这可怎么办啊。”

    “那你就一直陪着我呗,分担一下。”

    “说什么呢。你这样说我生气了,我想有个温馨的家庭。现在已经很不对了,以后绝对不可能这样的。”

    “对不起,我逗你玩儿呢。我开始了啊”

    “嗯。逗着玩儿也不行,就不能有这种想法。哎呀,话还没说完呢,就搞突然袭击,坏死了你。”

    疤脸也搞不懂,为什么自己这两年的兴致会这么高,真是有点儿一天都离不开的意思。这还是有意在克制,他知道自己一天连续来两锅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因为这两天他就每天都战斗两次,虽然每天都是晚上十二点睡,早上六点起,但是第二天依旧神采奕奕。

    反之,如果连续三天以上没有活动,反而哪儿都不舒服,睡觉也不踏实,精神头更差。要不大多数人都在这个年龄段结婚呢,看来是很有道理的。

    周五晚上,念睇如约来到了市区,两人在老地方滨城第一串吃了饭。这次没去以前的酒店,而是直接来到了疤脸家。

    念睇一进屋就显得迫不及待,抱着疤脸就手嘴并用地忙乎起来。

    “你这怎么连个空调都没有,幸好这两天降温了,要是前几天,还不得热死。”

    “反正今年是挺过来了,明年夏天再说。”

    “就冲这点,你的临时女友也得走,透一次得出多少汗,这里外都失水,人还不得虚脱。”

    “反正我们每次都舒舒服服,你羡慕不羡慕。”

    “羡慕死我了。看这机溜子涨的,来先把存款交出来再说。”

    第一次交完款后,念睇从阳台拿着谢婷婷晒着的衣服看,“身高一米七左右,体重一百一,三围90、65、100,怎么样,我看得准不准。”

    “太准了,神了。”

    “她今天去哪儿了,是你让她走的?”

    “没有,去她亲戚家了,她亲戚在开发区住?”

    “哦。那和我还是邻居呢。这女的咋这懂事呢,知道我这两天受不了了,赶快腾地方。“

    “你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呗。“

    “为什么不弄成长期的?“

    “互相觉得不合适呗。“

    “有啥不合适的。男的女的不合适,除了钱的事就是透的事,其他的都不叫事,都能忍。不合适,你就从这两个地方找原因吧。“

    “哎。咋都这么说呢。“

    “算了,说这些都没用,我还希望她别缠着你呢,我也有地方取款,来,姐姐又来了,开始第二次提款吧。“

    每年的八月下旬,都是注册会计师考试的日子。第二天一早,疤脸有考试,念睇缠在他身上不下来,非要让他交完款再走。

    最后他说了一下考试的重要杏,念睇才放过他,和他一起起床吃饭,送他去了考场。两天疤脸报的三门都考完了,自己感觉不是很好。

    前半年因为谢娜的事,让他不能静下心学习。后边杨静、谢婷婷,杂七杂八的也挺烦人的。

    七月份进入村田后,为了更好地工作,主要精力都用到了学习日语上,考不好,也就有情可原了。

    进入八月的最后一周,天气也开始逐渐凉快,本来十拿九稳的注会考试没能考好,让疤脸的心里不是很舒服,同时也不再那么躁动。

    周一下班回来,谢婷婷和他吃完饭收拾完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个人用品。疤脸知道谢婷婷这是准备要走了,有些不舍得。

    “你这就要走了?”

    “嗯。我们准备十月一日结婚的,我先搬到我那边,让你也冷静冷静,过几天,我就搬到娜娜那里去。我不能从你这里出嫁吧。”

    “哎。我又没人要了。”

    “行了,别说的那么可怜,赶快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吧。”

    “明天再走行不行。”

    “嗯。本来也没准备今天走,看把你可怜的。我先把东西收拾好,明天还来呢。白天去办辞职,晚上再给你做最后一顿饭,检查一下有没有遗漏,咱就到此为止了。

    以后我们还是亲人,但你不能再从这方面想了,姐想过正常人的日子。”

    “嗯。以后咱是亲人,咱都要好好的。”

    “嗯。”

    第二天上班,疤脸接到佐佐木的通知,这个月的预实际汇报会本周五下午举行,让他也参加一下。并且负责受入检查课的汇报,相关的资料找赖部长要。

    疤脸知道,这是佐佐木在培养自己,所以也很高兴。他先给赖部长打了个内线电话,说出自己的意图。

    但赖部长说这会儿忙,等他有时间了再回复疤脸,直到下班,也没收到赖部长的回复。

    下班后,看见谢婷婷已经做好了饭等他,这也是最近最丰盛的一顿晚餐,也是两人最后的晚餐。

    吃完饭所有的杂事都完事后,两人又进行了一次充满激情的战斗,这次和他们的第一次很相似,让人回味悠长。

    第二天疤脸上班前,谢婷婷还是早早起来给他做好早餐。在他走之前告诉他,晚上就不过来了,也不允许他去她那边找她,希望能互相尊重彼此。

    上班后,疤脸又到事务所找赖部长要预实际汇报会的资料,这也基本是疤脸被调到品质部第一次来事务所。

    他和赖部长说明来意,赖部长说一直忙没时间找,等找到了让人给他送去,他知道,赖部长是在有意推脱。

    佐佐木就在旁边,看着两人说话,但是他听不懂汉语,本来想把这件事告诉佐佐木的,但想了想还是忍了。

    心里在想,这个赖部长的水平可真不怎样,用这种方式来和自己斗,也有点儿太弱智了,不知道他怎么坐到这个位置的。

    日资企业称呼人都是XX桑,也就是XX先生(女士)的意思。疤脸准备要走时,佐佐木叫住了他,问:“吕桑,汇报会的资料准备的怎么样了。”

    疤脸说:“佐佐木部长,刚才问赖部长了,还没时间给找呢,赖部长太忙了。”

    “赖桑,找时间把前几个月受入检查课的预实际汇报资料给吕桑,他第一次参加这个会议,做完后,我还要先看看的。”佐佐木通过翻译和赖部长说。

    “哦,我马上准备,一会儿让内勤的杨桑给吕桑送过去。”赖部长不会日语,所以也是通过翻译和佐佐木交流。

    虽然是一件很小的事,但是在事务所的人眼里已经看出了一些苗头,佐佐木对赖桑不满,要提拔吕桑。

    品质部的一些人都是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各做各的工作,但是耳朵都在关注着这边的对话。

    但大家想,赖部长是公司一成立就在品质部做主管一直到课长。佐佐木来了还不到两年,99年四月份一上任,就把赖桑从课长提升为副部长,两人看上去一直很和谐。

    再说吕桑又没有品质管理方面的经验,刚毕业一年,也没社会经验,很难斗得过赖桑。

    一个小小的插曲,在事务所员工里变成了很多版本的话题,很快地就传到了大部分供货商的耳朵里。

    总之,连疤脸也没想到,他也变成了大家茶余饭后议论的一个焦点人物,热度仅次于公司的那些美女。

    下午四点左右,赖部长让杨幂把资料给了疤脸,疤脸注意到一个小细节,给的资料里有迎始的预算表、截止到六月底的实际表(里面有婴实际差异分析及对策)、预算明细表。

    三个表中都有佐佐木的签字,但实际表和另外两个表用的笔不一样。疤脸觉得,肯定是赖部长一开始没给全,佐佐木又让追加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他就问杨幂。“怎么都快下班了才给我啊,我都没时间做了,看来只能是明天再做了。赖部长一给你,你就拿来了吗?”

    “不是,本来赖桑给我时,我就要给你送过来的,佐佐木部长把我叫住了,说是他想看看,结果让赖部长又追加了这两个表。

    我哪敢耽误你们领导的时间啊,我可谁也得罪不起。”

    杨幂来公司一年,刚开始一直在车间做工人,是赖部长把她从车间调到事务所的。刚开始她还挺高兴,但最近好像不太喜欢和赖部长说话。

    她的办公桌是紧挨着赖部长的,只是一个是横着的,一个是竖着的,但最近只要赖部长不找她,她从来不主动和赖部长说话。

    她最近倒是挺喜欢和疤脸说话的,疤脸和其他人不一样,爱开玩笑,而且是和她一起进的品质部,所以也算是同辈吧。

    日资企业也比较重视前辈、同辈、后辈,一般同辈之间就容易相处,也最容易结成利益同盟。

    “哦。你别误会,我就是随便问问,看把你吓得,小脸都白了。要是传出去,那帮小子还不得把我揍死。你们大家谁也不许说啊。”

    杨幂有一群追求者,从车间到事务所大概将近十个,成天献殷勤。疤脸的一个玩笑引得办公室的几个人都跟着笑了起来,杨幂也笑着走了。

    晚上回来,疤脸看着空荡荡的家,多少有些伤感,但是很快的就调整了过来。自己动手做了一顿并不美味的饭菜,学习学习日语,出去锻炼。

    晚上睡觉时,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也只能忍着了。早上起来在外面吃了早饭,直接到班车站坐班车。

    上午十点多,疤脸按照前面赖部长前几个月的方法把资料做好。他看了一下,其实还是有很多问题的,但是想了想,先交上去看领导的反应再说。

    他把资料交给佐佐木,佐佐木看了一下将资料随手一放,说了一句日语。疤脸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感觉不是好话,他看着翻译,意思是他没听懂。

    翻译也学着佐佐木的语气说:“陈词滥调。”

    其他离得近的人感觉,看来这个吕桑也就那么回事,这事做的部长不是很满意。赖部长虽然没看这边,但是疤脸一直用余光注意着,他感觉赖部长还是比较高兴的。

    疤脸心中反而高兴了起来,看来自己和佐佐木还是有共同的认识的,这资料自己也不满意。

    但是问题其实是出现在开始的预算制作阶段,现在只能这样去将就,他很纳闷既然佐佐木看出来了,为什么没有指出呢?

    这个问题是在疤脸真正当上课长以后才想明白的,这种只体现个人能力,即使有错误也无伤大雅,对企业生产经营不会产生影响的工作,领导都不是很重视。

    如果是让你不停的修改,一直到他满意为止,说明领导在培养你,让你和他的思路保持一致。

    如果领导什么也不说,后面又总是流露出一些不满,要不就是领导本身没水平。要不就是他对你不满,在等待合适的机会干掉你,佐佐木显然属于后者。

    周五下午,也就是八月底,是公司每个月的经营会议,对上个月的经营状况进行分析,然后讨论出改善方案。

    主要的内容就是预算与实际的对比情况,这个会议是财务部主持,生产部和采购部是主要的汇报部门,其他部门都属于打酱油的。

    参加会议的都是公司的中高层,正副总经理、各部门部长,副部长及个别课长属于听自己部长的安排列席参加。     

    /150_150950/52120797.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