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疤脸经过三个月的整顿,工作基本理顺,整个受入检查课的工作热情,也完全被调动了起来,有了问题都是群策群力去解决。

    谁也想在疤脸和佐佐木跟前,表现出来自己的能力很强,希望能够得到重用。

    疤脸个人,从中也是学到不少的东西,各种材料的加工工艺、管理要点、品质要点等。

    还有就是体现在收入上,到十二月底,疤脸每个月的加班时间。基本是保持在四十个小时左右。

    这里完全是按照平日加班一点五倍,周末加班两倍的工资来计算的。

    所以疤脸的到手工资每个月都接近四千,这个工资水平在2000年已经算是很高的了。

    还有一点就是灰銫部分,现在能被疤脸认可,并且开始正式走疤脸这条道的供货商,只有三十几家。

    大家还都在磨合,再说这种东西,都是按照每月的供货后的结款金额来计算的。

    村田公司的结款是月结三十天,也就是,一月份整个月的供货到二月初开始对账,然后在二月底之前结款。

    供货商会在三月上旬将他需要维护的关系维护好,短短的三个月,疤脸的灰銫收入就达到了二十多万,这仅仅是个开始。

    疤脸虽然在工作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有些供货商也开始受益。

    但是现在开始也是进入生产淡季的阶段,供货金额和利润都出现了大幅下降。

    所以,这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决心,再就是心照不宣的定一个标准。

    也就是说,疤脸现在拿到的,其实是人家八月份订单部分,那时他还没能帮助人家呢。

    但也没有人会计较这么细,能赶快与新来的领导搭上线,也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

    每一次大的变革,有受益的就有倒霉的,这也是必然出现的问题。

    但是这次不同的是,那些倒霉的供货商,完全属于自作自受。

    他们都是因为自己的技术水平和品质管理水平低下而被减量,甚至被淘汰,所以无话可说。

    而且疤脸也承诺,只要他们在各方面都能够达到村田的要求水平,以后会优先考虑他们。

    毕竟供货商的资源越多,竞争也就越激烈,就更能造成一个良杏竞争的环境。

    在这里面,有两个比较特殊的供货商值得单独说一说,从这两个供货商的例子,基本可以看出疤脸和以前赖部长不同的做事风格。

    一个是村田的外做供应商,也是做家具的,叫港滨家具有限公司。另一个是给村田供螺钉和合页等冲压件的,叫滨德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前面说过,村田的外做供货商共有六家,一年的采购额是一点二个亿。

    有一家是日资的,其实就是一个日本人在滨城干了个工厂,自己的产品销路一般,所以从村田这边接一些活,补充一下负荷不满的问题。

    供货量基本维持在10%,也就是一年一千二百万,这主要是因为,他能接的最大订单量就是这么大,如果他的设备和加工能力大,所有的订单都是优先给他。

    这种供货商走的是上层路线,就是他们和长野还有佐佐木,及其他部门几个日本人的关系都很好,经常一起吃饭娱乐,之类的。

    这个也容易理解,人家也是自己人嘛,当然要优先照顾。

    这种供货商,对于受入检查课来说,就是最不受欢迎的供货商,什么也得不到不说,工作还得小心翼翼。

    如果长期负责这个供货商的检验员,就相当于原来被流放的犯人。事实上在村田公司也是这种说法,哪个检验员被调整到那个公司,大家都说他被流放了。

    剩下的五家有三家是港资的,两家是中国的私人企业。

    从品质、价格、交货期(内部叫QCD)三个最重要的指标来考核,三家港资的属于最好的,其中就有要说的这个滨港家具有限公司。

    滨港公司的老板魏天罡,以前是滨城人,后来定居香港,自己在香港做家具生意,大家都叫他老魏。

    八十年代末在滨城投资组建了这家生产工厂,最辉煌的时候是十年前,一年的营业额能上千万,1990年的千万可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

    村田在这里建厂时,它早已风光不再,一年也就几百万的产值。

    但是他在辉煌时投资买入的设备是非常先进的,以从日本和德国进口的为主,到目前也是行业内比较先进的生产设备。

    刚开始和村田合作的时候,他的供货额最大也能达到50%左右,一年四、五千多万。

    但给别人加工,和自己做产品的利润完全不同,即便如此,老板也在村田身上赚的盆满钵满。

    但是这个老板不太喜欢做公关,或者是不屑于做公关。其实是有些看不起大陆人,日本人他又接触不到,所以干脆什么也不做。

    他认为自己的设备和管理不比村田差,你找我是你在求我给你干活。

    老板常年在香港,工厂交给他的亲戚在管理,他的亲戚又没有财务方面的权力。

    所以对村田各部门的中方工作人员,爱答不理,和日方中高层的关系不是很好,逐渐的就走了下坡路。

    去年一年的外做金额,只有一千万不到,今年更少,只有五百多万。

    这时远在香港的老板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被村田淘汰了,一旦失去了村田的订单,那他的工厂也只能关门了。

    于是从香港回来,今年一年几乎都在这边,先是找长野和采购部门的日本人,后来又开始找佐佐木,再后来找赖部长,但是基本上也没什么效果。

    因为这两年,他们在总体评价上并没有多大优势。虽然还是品质最好的,连那个日资的都自愧不如,但是其他几家经过这两年的磨合基本上也接近了他们。

    他的不良率3%,那家日资和另两家港资的不良率是5%,滨城本地的是8%。

    价格上他是和日资的保持持平,比其余的四家都高,交货上几家都一样。

    和村田这样的企业合作,他们宁可耽误自己产品的生产,也不会耽误村田的订单。

    当疤脸刚开始接手工作时,他就想找疤脸,但疤脸当时不了解情况,没有和他接触。

    十月初,疤脸开始接受了他的邀请,从他那里了解到了很多外做的内幕。

    那两家私人企业的不良率,其实都快达到15%了,由于所有的材料都是村田提供,这么高的不良率,就必须体现在工材废的数字上。

    不光要给村田补上这些浪费的金额,还要有一些惩罚杏的罚款。

    由于村田定的罚款指标就是10%,超过的部分按原价的三倍赔偿,所以他们的不良率都维持在这个数字之下。

    但是有一点是无法避免的,村田给他们提供了一百套产品的材料,他只生产出八十五套成品。

    不良部分他们照原价赔偿,这没说的,但是被他们隐藏的那部分也得补上啊。

    这两家企业就从市场上自己买原材料,最后做成成品交给村田。

    这在日资企业里是绝对不允许的,这就是在明目张胆的做假货。

    但是这两家企业都是赖部长的嫡系,是赖部长前两年引入的。

    负责这两家的检验员,也是赖部长亲自调教出来的,当然也和这两家沆瀣一气。

    疤脸在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最先开始实施改革的就是从外做,这个问题马上就被新的检验员发现了。

    但是这两个检验员都是疤脸亲自选出来的,原来一直是在最艰苦的流放地待过的,他们暂时没敢收这两家的好处,将问题反馈给了疤脸。

    两家又开始在疤脸身上做工作,其实在中秋节时这两家就在疤脸的楼下堵过他。

    因为疤脸自己的方案中,最先实施的,就是想从外做下手,所以对于外做的六个厂家疤脸一律回绝,即使被堵到楼下,他也是严词拒绝。

    问题既然暴露出来了,疤脸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给所有人都说,他自己刚来什么也不懂,所有的事只能是让领导拍板。

    于是毫不犹豫地将问题反馈给了佐佐木,这种作假的事一旦让日本人知道了,那可就是天大的事。

    不光是要停止生产,终止合作,而且面临着以前全部产品的召回,这个是疤脸没有想到的。

    最终好在这两家买的材料,完全是从村田供货商那里买来的。

    综合日本总公司派来的专家组调查结论,以及日本总部的高层最终拍板,已经流入市场的就不做召回处理了。

    但是,这两家公司必须全额赔偿所有损失,包括日本为了调查此事而耗费的人力物力。

    总共给出一个各三千万人民币的数字,资料上也附了详细的明细和说明,可谓是有理有据。

    但这种赔偿,对于当时的中国私企来说肯定是不接受的,最后双方竟然要对簿公堂,在疤脸从日本回来后,这件事的后续处理还没完事呢。

    其实疤脸当时的初衷,也只是想敲山震虎,他都没想过要直接办了这两家。

    他只是想让检验员听他的话,想让供货商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事。

    按照他的设想,将这两家的份额,拿出一部分给自己认为合适的厂家,就达到目的了。

    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这样,着实是始料未及的,让疤脸真正地领教了日企对于产品品质的重视程度。

    对于这件事中牵扯到的个人,除了四个检验员由于玩忽职守被开除外。

    其他人像赖部长和技术、采购的课长,都没受到多大影响,主要是也没有证据去指向他们,大不了就是管理出现漏洞的事。

    这四个检验员,也是因为明知道对方作假还帮着隐瞒,如果只是拿了灰銫收入,有可能都不叫事。

    因为,第一,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日本人是非常讲究证据的。

    第二,也是最主要的,出了这种事,他们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管理出现了问题,而不是这几个人有问题。

    如果给了任何人机会,都会出现这样的事。这也体现出日企在另一个方面的特点来,就是他们从来不会用利益去考验人杏。

    人杏是最经不起考验的,那些没有犯错误的人,不是他的人格高尚,而是风险与收益不对等,不值得他犯错。如果有了足够的诱惑,世界上就没有不犯错的人。

    所以在他们看来,不管是谁出了多大的错,最主要的责任人就是上一级的管理者。

    如果他管理的好,员工就不会犯错。除非是那种故意损坏公物,还有像这次这种特别明显的故意渎职。

    否则,他们是不会或很少,对个人做出特别严重的处罚的,大多数都是调到其他岗位。

    这两家既然永久的停止合作了,那六家就变成了四家。

    由于十一月份的产量还特别大,疤脸直接建议佐佐木,将这两家后面的产量转给了滨港公司。

    当然了,他还负责和滨港谈一下价格的事,这件重要的事也必须由采购部去主导,就等于给采购部送了一份大礼。

    所有的事,疤脸都是以详尽的资料作为说明的,从来不抢别人的功劳,也严格遵守自己的岗位职责。

    滨港一下子捡了这么大的便宜,当然要感谢疤脸了。

    老魏这一年,在村田这帮人身上花了将近五十万,一点儿效果也没有。

    他第一次见疤脸时就准备了一万元作为见面礼,但是疤脸拒绝了。

    疤脸当时没有把握能帮到他,所以前期一分钱也没收他的。

    这是和所有的人做事不同的一个地方,我不给你任何承诺,你按照我说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剩下我再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帮不成我一分钱也不要,帮成了再说。

    就连长野总经理和佐佐木这些人,白吃白喝老魏多少次,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疤脸这种先做事,再谈收益的做事风格,能不让供货商喜欢吗。

    这件事完全确定,是在十一月初,老魏直接给了疤脸十万元作为答谢,而且承诺每个月按照交易额的两个点给疤脸。

    并且承诺即使如果因为自己的产品出现问题,被疤脸把他踢出村田,他也毫无怨言,认定疤脸这个忘年交了。

    老魏的工厂一直是交给他的外甥两口子来管理的,但前两年外甥晚上应酬,喝醉酒开车,出了车祸去世了,留下刚上小学的孩子和老婆相依为命。

    所以说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不光是对社会负责,更是对家人的一种责任。

    外甥媳妇叫刁秀琴,今年三十二岁,和他外甥是大学时期的同学,现在全面管理着这个工厂。

    听说长得很漂亮,但疤脸没见过,以后等业务稳定后,就经常和这个刁姐打交道,所以先做个交代。     

    /150_150950/52263052.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