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另外一个,在疤脸改善活动中受益的典型,是滨德盛。滨德盛公司的老板贾中鹤,是个标准的技术男,不善言辞更不善交际。

    身高和疤脸一样,一米七五,体型壮硕。皮肤有些黑,看上去长得比较着急,本来也就三十二岁。让人看着像是四十多五十岁,大家都叫他老贾。

    老贾第一次见疤脸,是在疤脸他们的受入检查课的办公室。

    三十多人的办公室,老贾一开口,大家就知道这是来打架的。

    这其中也是老贾被别人戏耍的成分在里面,也就是说,公司里面有人故意使坏,把这个憨直的人推到疤脸跟前,像为难疤脸看看热闹。

    当时是九月初,前一天,佐佐木才宣布以后收入检查课的工作大家都向疤脸汇报,这第二天就有人打上门来了。

    “你们这儿,谁是领导,不是说现在有人管了吗?”老贾一上楼,刚进办公室就问道。

    “哦,贾总,您什么事啊?”一个和他认识的检验员问道。

    “什么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找过你好几次了,你说你管不了,让我找赖部长。

    找了赖部长两次,也说没办法,让我找佐佐木和采购的。

    我都找过了,不是没时间,就是往别人那里推。现在到底怎么解决,不能就这么拿我当猴耍呀。”老贾生气的说。

    “那领导也解决不了,我们能有嘛辙”那个检验员说道。

    “昨天有人说,你们这有直接领导了,我要向他反映一下,谁是新来的领导?”老贾说话很不客气。

    检验员看了老贾一眼,又看了疤脸一眼,没理他,自顾自地干起自己的工作。

    一是,他还不认可疤脸是他们的领导,二是想找领导,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自己找去呗,谁知道你要找哪位领导呢,我的领导多了去了。

    “哦。您好,我叫吕家正,刚来一个多月,还不太了解情况,在这里说影响其他人工作。

    有什么事,您先去事务所那边的会客室,等我两分钟,我马上过去。”疤脸看有几个人偷偷地看他,大家都不说话,老贾的目光也往他这边看。

    老贾虽然基本不来村田公司,但毕竟供货五六年了,也大概认识几个人。

    他看疤脸看上去挺文静的,说话也客气,然后就按照疤脸说的,去事务所那边的会客室等着。

    疤脸先向检验员了解了一下情况,按照检验员的说法,这就是来找茬的,自己的产品没有竞争优势,被减量了不服气。

    疤脸听完后看了检验员一眼,也没说什么,然后就去接待这个来找茬的供应商。

    “贾总您好,让您久等了,您现在可以说一下您的问题了。”疤脸一进接待室,老贾就站了起来,疤脸赶忙示意他坐下说。

    “哦,没事,给您添麻烦了,那我就给您说说,您来评判一下,这事你们公司做得是不是不地道。”

    老贾虽然不是很善于交际,但他也不是笨人,人家客客气气,那自己也就别总是夹枪带棒的。

    于是,就将整件事情给讲述了一遍。老贾大学毕业没几年,就自己干了一个五金件厂。

    他的主要客户就是几个大的家具厂,包括给疤脸他们做代加工的滨港,还有另两个港资工厂。村田一建厂,就通过港滨公司的引荐,和村田建立起了业务关系。

    但是这人就是凭借自己的技术揽客户,从来不在人上下功夫。和村田公司合作快六年了,还没和这边的人吃过饭,更别说送礼送钱了。

    他有一项优势是别人替代不了的,就是事关自己产品的任何复杂的东西,他都能自己琢磨出来。

    在村田这边的主要业务就是,螺钉、螺母、合页、金属支撑等。村田这类产品,一年的采购额达到三千万以上。

    现在总共有三家供货商,一家日资的占了总供货额的一半。另一家是前两年赖部长引进的新供货商,刚开始也就能做到10%,现在和老贾平分秋銫。

    按照现在产品的供应趋势,明年老贾基本就没有什么量了,都被赖部长转到了另一家供货商那里。

    在村田的产品中,螺钉、螺母、合页有三百多个单品。主要就是按照头部形状。是十字头还是一字头,是自攻钉还是平头钉还是内置钉,直径和长度等等不同来分的。

    有三十多个单品,刚开始是从日本进口的,中国这边连那家日资的都做不了,但是被老贾给琢磨出来了,价格是从日本进口的十分之一。

    因为这几种螺钉螺母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所以村田开始从老贾这里采购,数量都不多,就是在几种特殊制品上使用。

    由于对老贾这边技术能力的信任,村田一有新的螺钉螺母就让老贾去开发。

    这种东西设计费虽说不高吧,每一个新品种也得将近一万元。另外,设计完之后,还需要试做,也有几千块的费用。

    最后都没问题了,就是正式开模制作,需要开两种主要的模具,打头模具和搓丝板,合起来一个产品光模具就需要几千元。

    所有的前期费用加起来,大概一个产品就需要两万五千元。

    这还是开发顺利的情况下,如果不顺利那费用可能就更高了。

    以前只要是让他开发了,以后都会让他供货,所以老贾也一直没考虑过要设计费和模具费,他都是把这些前期费用折合到单价里。

    等到供货数量达到分摊数量以后,采购再和他谈价的时候,他就会给降价。

    但是这两年,自从赖部长的那个供应商进来之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前期的开发设计都是老贾在做,等到产品合格了,稳定供货几个月后,就转到了另外一家。

    这样,另一家只需要采购两套模具就可以生产出产品,省去了将近两万元的前期开发费,当然价格就会比老贾低一些。

    况且,村田的内部人员,还将给老贾做模具的公司信息,都提供给他的竞争对手。

    这样人家只需要买一套复制模,不到两千块钱,就把他的业务顺利的抢走了。

    如果是正常的切换,老贾说他也不会找村田。但是这种不合理的做法,让老贾去年一年损失了将近三十万元的开发费用。

    老贾的诉求就是,你要切换我,我没说的,那将我的前期开发费用给我付了。

    还有就是,要不让我供货就都转走。现在给他剩下的,只有三十多种特殊螺钉合页之类的。

    别人都做不了,量还特别小,一个月加起来一万多个,还分三次送货,送一次货的货值,都不够送货费用。

    这几种特殊产品,让我供货也可以,一次订货量必须达到一个送货小面包的量。

    那就是将近二十万个螺钉螺母的数量,按这几个产品的使用量算,村田需要使用二十年,这绝对是不可能答应的条件。

    疤脸听完老贾的讲述,认为这事村田做得是不地道。但是如何能帮助老贾解决实际问题,又能让公司得利,他现在还没有好的想法。

    “贾总,你刚才说的我都听明白了,你的三点诉求我现在可以和您讨论一下。

    第一,全部切换这一点,我们肯定做不到,因为这边没有厂家能做,只能切换到日本进口,价格高不说交期也长。

    第二,一次下一个大的订单,这个也做不到,会造成很大剩余在库。

    您也明白我们的产品,一般都是三到五年的生命周期,一次杏准备那么多的库存,领导是不会答应的。

    第三,关于前期开发费,这一点我可以向上级领导反映,看一下领导的意见。

    但在此之前,我希望您能再想想,有没有其他方案可供选择。我不能您说什么,我就去和领导汇报什么,我也得有自己的主见。

    但是我又什么也不懂,所以希望您给我提一些可选的方案,您看行吗?”

    贾总一看,疤脸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也是这一年来他碰见对他最客气的人,心里的气首先就消去了一大半。

    于是说道:“吕领导,我看您也是实在人,我本来就不是个跑业务的人,所以不会说话,刚才态度不好您也别见怪。”

    “别客气。碰上这事,谁也不会有好态度,我们公司这边确实做得过分了些。”疤脸很真诚地说。

    “那还有一个方案就是,有十几种通用螺钉和螺母,大家谁都可以做,就是国标级的,价格三家现在都是一样。

    一个月的使用量,每一种差不多都能上百万个,去年是三家供货,日资那家50%,我35%,剩下的15%是另一家供。

    今年年初,我的35%都切换到了那家,要是能把这点量给我,我现在的送货问题就能解决。

    至于开发费用,我还是那个意见,要么等我的费用都分摊完了,你们愿意给谁给谁,要不就是现在给我结清,没有什么可商量的。”

    “嗯,我觉得这个方案我倒是可以试试,两天内我给您答复。开发费用的事,我只能是汇报一下了。”

    “那我先谢谢您。”

    “嗯。不客气,应该的。我多问一句,据你了解你们三家从品质上怎么个情况。”

    “哼。说句不客气的话,那家日资的还可以,我们差不多。另一家中资的,如果从品质上和我比,您简直就是在侮辱我。”

    “这话怎么说?”

    “首先他的产品淬火工艺不行,强度和韧杏都不合格。再就是他的电镀水平也很低,如果你们检验按照标准来验的话,我可以肯定他所有的产品都不合格。”

    “我刚才来之前路过看了,检验是按照我们的标准验的,没出现问题啊。”

    “看你不是很懂,我也就直说了。你们公司的水很深,你刚来还不知道。

    你看到的都是常规检验,按照你们公司的要求,硬度试验和盐雾试验是我们定期提供报告就行,你们根本就不验。

    如果你们在公司做了这两项抽验,你就知道,他们的产品和我们有多大区别了。”

    “这两个实验是在正式供货前必须做的,以后也没必要做。只要工艺不变,这两项就不会有变化。

    他们的样品和初次量产品都合格,以后我们也没理由再做这两项实验啊。”

    “要不我说,即使我说了也没用,他们的样品和初次量产品都是你们内部人用我的产品代替的。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说实话,我也不愿意跟你们公司合作了,太欺负人。”

    “我知道了,您等我的消息吧。先保证我们的生产,送货和开发费的问题,我两天内给您答复。

    至于咱两家的合作,您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想也许会有转机,只要您能把您该做的工作都做好了,剩下的您就不用操心了。”

    “好,这请你放心,我只要供一天货,就不会让我的产品出问题。”

    一个人靠不靠谱,就看三点:凡事有交代,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疤脸是这样的人,老贾也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能成为一生的朋友。

    疤脸送走老贾后,回到办公室,负责这类产品的检验员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疤脸,疤脸知道这是心里有鬼。

    他仔细整理了一下思路,又将老贾说的问题进行了梳理,觉得老贾的话90%是真实可信的。

    自己去仓库把三家公司的产品拿着看了又看,但是这种东西从外观上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

    疤脸将自己的思路整理好之后,第二天找了个机会,向佐佐木反映了一下这个问题。

    因为这类产品在村田公司所占的比例不大,佐佐木都没怎么关注过这类厂家,都不知道自己的公司做出这种很不讲道理的事。

    听完疤脸的汇报后,他问疤脸。“吕桑的意见是什么?”

    疤脸递给佐佐木一份自己今天一早做的资料,说:“我对公司和产品都不熟,但我相信供货商说的是事实,我简单地汇总了一下自己的意见,您有时间看一下,有什么问题还希望您能及时的批评指正。”

    佐佐木非常满意疤脸这种碰到什么问题都先自己思考,分析原因提供对策的做法。

    他看了一下疤脸的资料,说道:“就按照你的方法实施,也别50%,直接全部转回,这是我们的错,不应该让合作伙伴来承担后果。

    还有这个5%太低,定成10%。其他的有什么问题,需要我支持的你告诉我,涉及其他部门的事情你列出来,我去和他们沟通。”

    疤脸的方案主要分两个,短期和长期方案。

    短期对策就是,按照老贾的诉求,给他一部分量,让他能够正常送货。

    将已经转走的,开发费用还没分摊完毕的再给他转回50%的量,先分摊着费用。

    长期的对策就是,每种新产品开发费用必须在开发阶段就多家比较。

    对于没有开发能力的供货商,后期价格如果没有5%以上的优势,不进行产品的切换,避免劣币驱逐良币。

    再往后的更长期的方案,其实疤脸也已经开始考虑,但是这些就涉及到改变目前的做法了。

    当初只是九月初,很多东西他还是一无所知的,他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将所有问题都考虑成熟了再提出。     

    /150_150950/52284975.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