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疤脸将这个结果告诉了老贾,老贾激动的要请疤脸吃饭,好好感谢一下疤脸,但是被疤脸拒绝了。

    因为当时,疤脸不知道这个工作,会不会受到其他阻力。

    毕竟,很多工作不是他们品质部门的职责,需要采购和技术部门的配合,他不能保证这是最终能完全实施。

    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完全按照他和佐佐木最终定好的方案,在十月底,正式又给老贾切换了回来。

    中间其他几个部门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想拖延时间,有的就是单纯的制造障碍。

    这些就不是疤脸能解决的事了,他只要将进度告诉佐佐木,现在到哪个部门碰到了什么样的问题,佐佐木自然就出面给他解决了。

    十一月中旬的时候,老贾把工作理顺之后,又约了一次疤脸,这次疤脸没有推辞。

    既然事情解决的大家都很满意,那是该见一面,说说以后的合作,如何能更加顺畅了。

    疤脸不知道,他是整个村田公司,唯一一个被老贾招待过的人。

    “兄弟,这是我办的一张卡,我每个月会按照交易额的5%给你划款,你也不用说什么客气话。

    我这一年,被你们公司的人折磨的快疯掉了,这个业务,就算是你给我跑下来的,这是业务提成。”老贾一见面就递给疤脸一张卡。

    “您这太客气了,我做的都是我份内工作,您一分钱不给我,我也会这样做的,您还是收回去吧。以后如果真正帮着您了,咱再说。”疤脸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我知道,你做这件事的初衷,不是为了问我要钱,你要是开口问我要,我还一分也不给呢。

    老哥我就是这个杏格,你们公司不下十个人,以各种方式想从我这里弄点儿零花钱,我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不愿意给他。

    都是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凭什么我要多给你钱,就是因为你能难为我吗?但是我给你我心甘情愿。

    而且兄弟也不必有什么负担,我以后绝对不会给你找麻烦,即使明天就不让我供货了,我也不会做对不起兄弟的事,这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只是觉得无功不受禄。”疤脸收起了卡,毕竟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前两年老贾供货最高峰达到了一千五百万,按照5%的提成计算,一年也有七十五万元的收入。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疤脸主要就是向老贾学习一下这类产品的一些知识。

    老贾虽然不是很健谈,说话直来直去,但是在专业方面,那绝对是一流的,他可以为了开发一个产品,连续三个礼拜在公司睡觉。

    要知道,他的公司虽然不大,但他也算是个身价上千万的老板。

    工厂的固定资产不多,就二十几台打头机,十几台搓丝机,几台冲压机,再加上几台附属设备。

    整个工厂面积也就千八百平,夏天没空调,就几个大电扇,冬天没暖气,工人都穿着棉服工作。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个身价千万的老板,能够吃住都在工厂里,确实很不容易。

    不过行业内99%的公司都是这样的,他的工厂条件还算是中等偏上。

    这类产品很特殊,毛利率一般都在30%左右。像给村田这种优质公司供货,毛利率能达到50%以上。

    但一旦出现了大批次的不良,可能很快就能让你的公司倒闭。

    因为原材料成本太高,而且供货周期长。为了能保证客户的交期,他们需要积压很多原材料和半成品。

    一旦出现了不良,客户的订单马上就没有了,积压的成品和半成品,只能当作废品来卖,那可就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疤脸从十月份开始,仔细研究了公司的检验工作流程,和各种部品的检验标准,还有就是各类部品的品质管理要点,他发现还是有一些工作能够很快出业绩的。

    日资企业出于对合作伙伴的信任,一般对于供货的产品就是先进行样品的检验,这是最严格的,包含所有技术杏和功能杏及操作杏方面的检验。

    样品合格后,就会让厂家开始量产,在第一批量产时,也会进行很详细的检测,就是从量产品中抽出一定比率的产品进行测试,但这个测试就比样品检验少一些项目。

    初次量产品合格后,就进入了大批量供货阶段。产品的检验就变成了常规的检查,项目就又少了很多,很多项目就是要求供货商自检,定期提供报告就行。

    一般的日本公司都比较守规矩,他们都会对一些重要项目进行自检,数据和结果也相对真实可靠。

    但大多数的国内公司就没那么守规矩了,关于自检的报告,基本都是编的。

    在十二月初,疤脸将另一份工作改善报告提交给了佐佐木,佐佐木看了以后,当然又是一通夸赞。

    但是这次,他没有按照疤脸的想法让马上实施。他说疤脸马上就要去日本研修了,等学习回来后,自己再审视一下这个方案,如果还是没有问题,他再具体看什么时候开始实施。

    十二月份,疤脸又在滨城大学附近买了一套九成新的二手房,简单装修,九十几平米,总价三十三万,疤脸是一次杏付款。

    他认定以后房子绝对是投资的最佳选择,所以只要有钱,就赶快换成固定资产。

    买这套房,疤脸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不想那么张扬,不像赖部长和那几个检验员都开着十几万的车。

    部长的工资也就五千不到,资深检验员正式到手工资就一千五,你说就这点儿收入每天开着十几万的车上下班,能不让人怀疑吗。

    护照和签证在十二月上旬就办下来了,很多刚熟悉的供货商知道了这个消息,将准备年底送的东西提前送了过来。

    当然了,大多数的还是在观望,毕竟他半年后才回来呢,现在还没什么接触,等他回来正式掌权之后,再维护关系也一样。

    临走之前,疤脸将两套房子的钥匙给居委会留了一份,又给谢婷婷留了一份。

    万一房子漏水,或者出现什么突发状况,也需要有人帮忙处理一下,思来想去他能完全信任的,只有谢婷婷最合适了。

    谢婷婷的房子,也是在十二月份出租出去的,一个月四百元的房租,正好过来和租客办理签合同等手续。

    当时是谢婷婷一个人过来的,疤脸还想和谢婷婷发生点儿什么,他现在是只要和女的单独待着就特别的不安分。

    但是谢婷婷的一句话,就让疤脸打消了那个骚动的念头。

    谢婷婷说:“家正,我好容易才能像个人一样活着了,还请你尊重我。“

    并且告诉他,自己已经有有于身了,以后如果作为最亲近的,人我们可以继续来往,但是如果有了过激的念头,那就没必要再联系了。

    疤脸还是非常尊重谢婷婷的,他非常真挚的给谢婷婷道了歉。

    并且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起不良的念头,他希望谢婷婷还是做他的亲人,还称呼谢婷婷为老姑。

    这样,才让两人的心,其实主要是疤脸的心,完全回归到了正常的轨道。

    人们常说要寻找幸福,但幸福是什么,却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说清楚。

    以前听人说过,幸福三要素是:有人信你,有人陪你,有人等你。

    但对疤脸来说,他一条也没有,所以就无从谈幸福,他感觉自己在感情上又变成了孤魂野鬼。

    以前,疤脸在开导谢娜和谢婷婷时说过,关于什么是幸福的生活。

    有一个最基本的判断依据,那就是能做到:白天有说有笑,晚上睡个好觉,那就非常幸福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两条,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显然白天疤脸是做到了,每天工作虽然忙碌,但是很充实,自己也充满了干劲。周围也有很多漂亮妹妹时不时地开开玩笑,领导信任,收入也很高。

    但晚上下班后,基本每天都有供应商请客,疤脸一般都是先运动一个小时再吃饭。

    吃完饭到家后基本上也就十点了,洗漱一下看书、学习一个小时差不多十一点半,然后才能睡的着。

    等睡到凌晨,就会被强烈身体需求折磨得辗转反侧,所以一直也无法做到睡个好觉。

    从大学毕业开始,疤脸每天晚上都能有活动,最近这几个月变得冷冷清清,让疤脸在这方面实在是无法忍受。

    有好几次,他都想接受供货商的邀请去做大保健,但是想起自己给别人的承诺,最终还是忍住了。

    可是越来越多的积累,让他晚上睡觉就不是那么踏实了,每天大概四点半就被憋醒。

    他知道,他对自己重要需求的漠视,没能及时的满足最基本的需要,让他的身体非常的不满。

    他的身体在向他提出强烈的抗议,他又从来不用双手去安抚他,他觉得他的手是用来安抚别人的,不能用到自己身上。

    为了安抚这个暴怒的家伙,疤脸只能是用学习去分散多余的精力。现在又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每天五点起来开始背词典,一直到六点半。

    不管什么时候,多学东西肯定是没错的,既然折磨的睡不好觉,那就将精力用在需要的事情上。

    疤脸坚信,只要你奔跑,这个世界就会跟着你奔跑,只要你停驻,这个世界将从你身旁呼啸而过。

    成功往往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慢慢变优秀。

    2001年1月8日,疤脸第一次踏上了日本的国土。

    从关西机场一出来,疤脸马上感觉到了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巨大差异。

    不论是出站还是等车,日本人都是非常的规矩,排队永远都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不会出现插队的现象,队形也是笔直的一条直线。

    不像是中国那种左三右五,怎么舒服怎么来,好像是只要站在了别人后面就不舒服。

    所以很快的纵队就变成了横队,再到后来就是没有队,等车来了一拥而上。

    即使是七旬老妪,在往上挤的时候,也会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五十个空座位,只有十个人排队,也要争先恐后往上挤,要是座位数少于排队人数,那惨烈的场面就不用说了。

    在日本,就没有这种情况,你可以看见有人匆匆忙忙赶过来,看起来非常着急。

    但是他们不会往前面挤,也只是自然而然地站在队伍的最后面,焦急地看着车来的方向。

    如果这辆车的座位不够,不能上车,他们也毫无怨言地在下面继续等着下一辆车。

    这种在素质和精神层面的巨大差异,相信不是短期内能够赶上来的。

    村田公司的总部在日本静冈县的滨松市,疤脸下飞机是日本时间的晚上八点半,与中国有一个小时的时差。

    他一出站,就有日本总公司总务部负责接待的人在那里等候。

    两人一起坐名铁也就是火车到名古屋,然后从名古屋坐大巴到滨松市,再坐电车到早就准备好的宿舍。

    等到了宿舍已经是晚上一点多钟,简单地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和第二天的安排后,那个总务部的日本人就回去了。

    日本总部为员工准备的宿舍叫做寮,有很详细的管理规定,比原来大学时的学生宿舍管理的都严格。

    他们公司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公司,生产工厂总共有四个。

    滨松市是最大的生产基地,主要都是做一些超高端的产品,以手工雕刻和手工加工为主。

    当然了,一些粗加工都是机器加工,据说,这里一个高手,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完成一件成品。

    每件成品的售价基本都在几万到几十万美元不等,这里的已经不能说是工人了,完全可以用艺术家来称呼。

    在印尼和马来西亚各有一个工厂,这两个工厂的产品是以实木为主,仿实木为辅。产量比日本的大,但产值不高。

    中国工厂生产的是最低端的,以仿实木为主,实木微乎其微,是产量最大,但利润和产值最低的工厂。

    日本公司非常注重对员工的培训,来日本总部研修的总共有一百多人,都是以印尼和马来的操作工为主。

    中国公司刚成立时,滨城工厂也先后派出过三批来研修的操作工和基层管理者,现在都是疤脸他们公司生产部门的核心力量。

    像疤脸这种来镀金的也有十几个,来自世界各地,因为其他地区的销售公司,也需要对一些重要人员进行培训。

    因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又有男有女,文化之间的差异,以及身处异国他乡的孤独感,很容易就发生一些无法控制的事情。

    为了避免这种问题的出现,男颖工和女员工是绝对分开的,除了上班时间,以及中午在公司食堂可以碰见,下班后基本是没有机会见面的。     

    /150_150950/52300624.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