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寮的管理员,对每一个人的行踪必须完全掌握。在哪个部门研修,每天几点上班,几点下班,什么时候吃晚饭等。

    男寮与女寮离的很远,吃饭地点,男的和女的也不是一个地方。

    每天宿舍的出入都必须打卡,像疤脸这种每天早晚都锻炼的人,需要和管理员申请,并征得他所在部门管理者的同意才行。

    事实上,这也就是在一开始的几个星期,大家都不是很熟悉,互相对生活习惯还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才有这么严格的要求。

    等到一个月后,疤脸都是一周提交一次行程预定表,如果有变动。临时口头通知一下寮的管理员就行,不用和部门的管理者申请。

    但是日本人对于规定的执行是非常严格的,如果不提交行程表那是绝对不行的,彻夜不归不请假,也是不行的。

    比如说,疤脸正常情况下,晚上吃完饭后,从八点到十点需要锻炼。

    他都是围着当地一个特别有名的湖滨名湖,跑十公里,一般也就需要一个半小时。

    但是报备时,疤脸都是按照晚上十二点回来报备,这个没问题。

    但是,如果他说晚上有其他活动不回来,那他就必须拿到工厂品质部门领导签字的请假单才能通过。

    否则,第二天疤脸彻夜未归的消息,就会被寮的管理员告到品质部那里。

    疤脸研修的地方,是村田家具在日本的生产工厂,在八番目,属于滨松市的郊区。

    公司总部在滨松市区,主要的中高层和各职能部门都在这里办公。

    如果哪天需要去总部,或者远处的供货商那里,晚上可能就回不了宿舍。

    那他就得提前一天,将品质部门领导签字的请假条,交到管理员手上。

    疤脸每周末都会去周边游玩,有时不能保证晚上能回去,一般都是在周五的时候写好请假条。

    注明周六周日准备去哪里游玩,多长时间,需要在哪里住宿,让他的领导批准后交给寮的管理员。

    有时候计划走,第二天天气不好,或者有其他事没走成,他就问管理员将请假条收回。等下周五将时间改了,再让领导在改时间的地方签字后提交。

    总之,你去哪里,不会有人干涉,但是必须要让你工作中的领导,和你生活中的管理员知道。

    毕竟你是处于异国他乡,一旦出了事情,问题就会很严重,大多都需要外事部门的介入才能解决。

    疤脸到日本后一个月,日语水平已经达到了日本人的水平,有很多不知道的日本同事和供货商,竟然将他当作日本人。

    只有交谈的多了,才隐隐约约觉得在发音和使用潮流语言方面,和日本的年轻人不一样。

    如果是按照单词量,他甚至超过了大多数的日本人。这个一点儿也不夸张,日本人有几个能将一千五百页的词典都背过的。

    所以疤脸请假很容易,他出去哪里,在交流上都没有问题,一般来说也不会出什么事。如果是日语能力不过关的,领导一般是不批准的,他们也害怕担责任。

    一般海外的研修生,补助标准是2500日元一天,但疤脸在日本研修的补助是一天7500日元,在当时属于特别高的了,折合人民币大概是600块一天。

    这倒不是因为疤脸特殊,主要是因为,日本那边将信息录入错误。将疤脸的补助,按照海外出差的标准计算的,只能说疤脸命好,捡了个便宜。

    如果只是正常生活什么也不干,吃饭都在工厂和寮里解决的话,实际上一天的成本是500日元,也就是40人民币。

    当时汇率一百日元兑换八元,顶如一天就能省下560人民币的钱。如果自己去外面吃饭,一顿饭怎么也得1000-2000日元,所以为了省钱,没有人会出去吃饭。

    疤脸的饭量很大,而日本是个非常节约的国度,每份饭的量都不是很大。

    疤脸的每顿饭都需要吃两份,这就比别人多花出一倍的费用来,即便如此,也就每天1000日元。

    不管是在工厂食堂,还是在寮的食堂,基本上不见有人倒剩菜剩饭,吃完的餐盘上,连一个米粒儿也看不见。

    单纯从这个很小的细节,也能看出,日本这个国家的可怕,国民素质真的很高。

    再就是,日本的街道非常窄,市区基本上是两车道的路,郊区就完全都是单车道。

    在乡下,每户人家的门前,都留出一个车位的空地,主要是为了会车时,能有地方让路。

    不管是到哪个地方,疤脸还没见到过裸露出来的土地,只要有空地,就会被种上草,即使一些砖缝之间也有草覆盖着,所以空气特别的好。

    不管乡下还是建筑工地,你根本就看不见扬沙,沙尘暴对于大多数日本国民来说,是个很陌生的词。

    你如果说出来,很多人都听不懂,别怀疑是自己的发音或用词错误。那些很少看国际新闻的人,没听过,所以听不懂。

    在日本服务行业的消费是非常高的,如果按照正常人的消费,7500日元基本就是一日三餐的费用。

    买一个苹果,有时就得一千日元以上,一根黄瓜或者一个西红柿都得五百日元,大米、肉类等都是中国国内的好几倍,甚至是数十倍。

    在超市,每天早上的蔬菜水果,和晚上八点以后的价格相差五倍以上。早上一个苹果一千日元,到了晚上八点以后就变成了两百日元,因为他们不卖隔夜的东西。

    疤脸想吃水果时,都是晚上八点以后,去超市买那些处理的,从品质上看完全就是新鲜的。

    但就是这规矩,人人都在遵守,没有一个超市去破坏这个规矩。

    日本人对于食物安全的要求,是全世界最严格的,凡是入口的东西,检验标准都是最严格的。

    一旦有商家弄虚作假,那再大的公司,也能让你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对于相关责任人的处理,也是非常的严格,所以基本没有人去触碰这些底线。

    当然了,品质的提升,带来的也是价格的上涨。日本食材的价格也是高的离谱,基本是全世界最高的。

    除了吃的方面,让疤脸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日本的理发特别贵,一次大概就要两千日元,折合人民币160元。

    疤脸在日本待了半年,只理过两次发,第一次还是在刚去日本不到一个月。

    第二次就过了将近三个月才理的,原来在国内一直是二十天左右理一次。

    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理发,因为自己已经攒了两个多月了。

    日本的烟也很贵,品种没有中国那么多。疤脸在日本基本是以抽七星为主,一盒含税300日元。

    疤脸抽烟不多,一天也就是四、五根。因为坐国际航班,烟最多只能带两条,所以从国内出发前带了两条,抽了接近三个月。

    与中国国内相比,日本的电器、化妆品、名牌服装,这些价格却低很多。

    一身阿迪达斯从头到脚,如果赶上打折,一万多日元就下来了,基本是国内的一半。

    化妆品就更便宜了,同样的国际大品牌,比国内价格低三分之二。

    大小电器更是,又便宜又好,这让疤脸在回国时买礼物,有了很多选择。

    在日常工作中,如果他去总部当天无法返回,都是按照出差来计算。住宿费实报实销,另外每顿饭再给两千日元的餐补。

    总之,那时的村田公司,待遇非常的优越,疤脸在日本研修半年,最后回来后,光是补助一项就省下了六万元。

    他还是,每顿饭基本都是吃双份,回国时还给韩婷婷、谭姐、以及几个要好的同事,部门的同事,买了好多小礼品。

    疤脸从到日本第二周开始正式跑步,因为多余的精力,光靠学习还是没法消耗,他还养成了裸睡的习惯。

    实在是受不了被束缚的感觉,裸睡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一下胀痛的感觉,能让自己多睡半小时。

    疤脸的研修,和其他海外研修生有明显的不同,其他人都是有详细的研修计划,有专门的老师带着。

    但疤脸就是在刚来时的第一周,有一个叫加藤美智子的日本检验员,带着他了解一下工作流程,讲解品质要点。

    后面他就是和日本的职员一样,正式负责某类材料和部品的检验以及供应商的管理。

    只不过他负责的时间短,每一个月换一类材料。在日本工作了半年,换了五类材料,基本上囊括了中国工厂所有的材料和部件。

    一般日本人都比较看重经验,他们认为一类材料和部件,没有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功夫,是无法完全学习明白的。

    他们不太习惯这种,一个月就交接工作的做法,觉得这对研修的人来说,根本就学不到什么。

    这也是日本在很多行业,都容易出大师的原因之一,他们要是负责一个东西,就会一辈子都去钻研,时间长了,当然就能搞出点儿眉目来。

    但是,对于疤脸的研修,佐佐木通过品质部领导,给定的工作计划就是这样的,作为工厂的检验员来说,他们只能是执行。

    但是那些和疤脸交接过工作的人很快发现,这个中国小伙子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实在太强了。

    工作一交接,马上就能上手,很快就变成了熟练工。不过对于检验工作来说,也没什么难度,检验什么项目用什么工具,都是固定的。

    最主要的是与供货商的沟通,这对于一些日本人是比较难的。

    因为日本工厂的检验员,基本都是职业院校毕业,或者是短期大学毕业的,在沟通能力和文化程度上都不怎么突出。

    疤脸的语言能力也不比他们差,工作两个月后,竟然成为了日本最优秀的检验员。

    这个事情不仅赢得了日本同事的尊敬,消息很快就被国内的长野和佐佐木知道了,更加坚信自己的选人能力。

    疤脸在围着滨名湖跑步时,时不时的能碰上来日本的第一个老师加藤美智子。

    疤脸跑十公里,美智子每天只跑三公里,而且疤脸的速度也快,碰见了也就是简单的打个招呼。

    美智子今年三十二岁,据说一直未婚,父母都在名古屋居住,现在也是一个人在工厂周边的单身公寓居住。

    身高一米五多一点儿,很瘦小,全身也没有几两肉,也就是在穿着紧身跑步服时能看到胸部有一点儿小小的凸起,全身也就臀部还算有点儿肉。

    眼睛不大,小鼻子小嘴,五官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总之,就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日本小女人。

    但是,这个日本女人杏格很开朗,每次碰见疤脸在做跑前运动时,都会一起过来聊聊天。

    说一些笑话和日本有趣的风俗等,让疤脸学到民俗知识的同时,日语能力也得到了提升。疤脸也会给她讲述一些中国的事情,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刚开始的跑步是偶遇,半个月过后就变成了相约。

    美智子跑完自己的预定量后,就会一边等着疤脸一边做着其他的拉伸运动。

    到了周末,有时候也会给疤脸当导游,去周边的地方一起游玩。

    疤脸自从十一月份开始,一直就处于饥饿状态,连个女人味儿也没闻着过。

    但是自从来了日本,由于环境的突然改变,和对异国他乡的陌生感与好奇心,多少冲淡了他在那方面的需求。

    和美智子接触时,由于不论从长相还是身材,他都没将美智子当作女人来看。在他的那些梦境中,从来也没出现过美智子的身影。

    只有偶尔看见美智子紧身运动裤下裹着的,浑圆挺翘的臀部时,才会瞬间产生一丝域念,但也仅仅是短暂的那几分钟而已。

    二月中旬,属于中国的新年,日本工厂正常上班。按照公司的规定,疤脸是可以回国探亲一次的,公司报销来回的路费。

    但是疤脸想了想,自己回来也是一个人,大家都是阖家团圆,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更加凄凉。还不如就在日本工作呢,最起码很充实。

    三月底,是日本财务年度的结束,每个海外据点的部门负责人都要回来述职。

    佐佐木也回来了一个礼拜,疤脸都有一种见得到亲人的激动感。

    每个日本人回来的时间还是不一样的,佐佐木和生产部的部长是三月初回来,中旬走的。

    采购部和技术部的日本人是中旬回来,下旬走的。

    长野总经理和财务部长是重头戏,他们是在三月份的最后一周回来的。

    这周是所有海外生产据点的经营评价会,每个据点都是总经理和财务部长汇报。

    让疤脸意外的是,中国这边大表姐也会过来。他是晚上在和佐佐木吃饭时,听佐佐木说的。

    佐佐木和他确认了他的工作时间,又向品质部上级申请给疤脸一周的假,因为长野需要疤脸给大表姐做一周的翻译。     

    /150_150950/52317557.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