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赵茵茵家中世代经商,她的爹娘死在了安北战乱之时,赵氏只留下了她这一个后人和丰厚的家产,谁娶了她那就是娶了座金山银山。

    林世白原本是看不上商贾之女的,可他在安北出了些意外需要一大笔银子填平窟窿,赵茵茵虽粗俗土气了些,但在安北也勉强算是个美人。

    他书信一封禀明要娶妻的事儿,林则只同意将赵茵茵纳做妾室,自然不会帮他下三书六礼,林世白只好先哄着赵茵茵成亲,占了赵氏家产。

    “林世白,你二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赵茵茵扯着嗓子问道。

    林世白瞪了一眼林颜汐,又忙着哄赵茵茵道:“哎呀,你听她的做什么?她能懂什么?你都已经怀了我林家的骨肉,等晚上爹回来后就会把你纳入族谱,到时谁敢不认你?”

    “那婚书呢,婚书你什么时候去请?”

    林颜汐看林世白自顾不暇,掩面偷笑了一下,带着栗子要溜走。

    “等等。”林世白叫住她。

    “这掌家之权我可以先容你几日,但不久后我将在都城任职,不会再回安北了。曾经我随小娘一起住在后院,如今是住不得了。这府中就属你林颜汐的院子最大,伺候的人手也多。”

    “现在茵茵已怀了身孕,你将你那院子让出来,搬偏宅去,左右你就自己一个人,住哪都够住了。”

    林颜汐静静的盯着他,直到他说完,她朱唇轻启,友善乖巧的笑了下。

    看她笑了,这林世白和赵茵茵也相视一笑,他这个傻妹妹还算识相。

    可没想到下一瞬林颜汐敛起笑意,冷冷吐出两个字:“不让。”

    “什么?林颜汐,你可知我这肚子里怀的是林家的种,你敢让我住后院?有任何闪失你负得了责么?”

    赵茵茵动作夸张的挺挺她那扁平还未显身孕的小腹。

    徐氏也赶紧上前,抚着赵茵茵的肚子道:“平时你们大房怎么欺负我们也就算了,现在茵茵都有有了,你还如此跋扈?”

    姜婉见势头不好轻咳嗽了一声,想到这几日二房确实发生不少事,也都或多或少与林颜汐有关,她不想林颜汐在府中树敌太多。

    今后若没了她的庇护,林颜汐在府中也不至于太难过。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看向她。

    她缓缓神銫道:“住后院还是前院倒也没什么,何苦闹得家宅不宁,昭昭啊,不然你”

    不等姜婉说完,林颜汐就开口打断她道:“我不让。”

    前世她处处忍让换来了二房的变本加厉,现在又加了个赵茵茵,今日让了院子明日就是掌家权,爹嘴里说让徐氏遣归,迟迟没有动静。

    这个时候若让徐氏抓住机会死灰复燃,那么娘亲和三妹在府中又要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姜婉的笑僵在脸上,怨怒的看了眼林颜汐,没在众人面前发作出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鸢在人群最后小声的开口道:“妹妹想是有所不知,长嫂自幼家中爹娘亡故,身世可怜,不像妹妹出生就是太傅嫡女,处处尊贵。”

    “既嫁到了太傅府,我们还是不要轻慢了人家。”

    林颜汐一脸问号,这是要道德绑架她?

    她回怼道:“怎么?是你害得她家中变故么?说宅子的事,你提人家身世干嘛?”

    林鸢被怼的脸銫难堪,垂下眸子不再说话,又是一副楚楚动人样。

    “昭昭,不许无礼。”姜婉递给林颜汐一个严厉的眼神。

    林颜汐勾起一个轻笑慢慢悠悠道:“兄长刚才说后院是住不得了,这话本就不对,二房在后院住了多年,空房十余间,虽说是后院但一点不比前院差,怎么刚添两口人就住不了了?”

    “况且这事你不应同我讲,你应该同爹去商榷,爹同意给你换大院子,我自是没有二话。”

    “爹如果不同意,这事也简单,可以赁居或者置办个宅子。”

    “兄长在外任职多年,长嫂又是商贾世家,你们二人难道没有一点积蓄么?”

    这话问得林世白脸銫一阵青一阵白的,赵茵茵却得意的说道:“我们赵家有的是钱。”

    林颜汐笑意加深了几分,直接把话接过去道:“那不正好,既然有银子,又何必来为难家中姊妹,待兄长置办新宅子时我定当为兄长奉上一份厚礼。”

    林世白脸上的神情就精彩多了,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他哪里还有钱了,都在安北就花光了,一部分填补了窟窿,一部分用来疏通关系调回都城用了。

    再有就是些散碎银子也都在赌坊输了个精光。

    看林世白脸銫惨白绷着嘴角不说话,就知道她猜对了,这林世白早把赵茵茵的家产败光了。

    她语气缓和了些把话又拉了回来道:“若兄嫂不愿离府长住想多陪陪爹爹也是好事,那嫂嫂怀有身孕,这自然是不可轻视的,要处处小心仔细着,吃穿用度上肯定是府中最好的。”

    赵茵茵听她说了这话心里还算舒服几分,至少在面上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半分怠慢。

    林颜汐缓步走到徐氏的面前,一双美眸眼尾微微上扬道:“不过,徐姨娘说的那些话又是占得什么道理?我三妹至今都漂泊在外未归,我娘身体不好也不管家中事务。”

    “至于我,刚刚恢复神智不过五天,在这整个都城乃至南闵,妾室当家十余载能有几个?我倒是想问问我们大房一脉如何欺负你,如何在府中跋扈了?”

    她最后半句说得铿锵有力,字字珠玑,不给别人留出退半步的余地。

    徐氏被问得哑口无言,这臭丫头自从恢复神智后就总是如此骇人,连眼神都不敢同她对上。

    “林颜汐!你现在同着我的面都要如此欺辱我小娘,你还问如何跋扈?你还想做到什么地步才叫跋扈?”

    林世白不忍徐氏受辱,他挡在二人中间,毫不客气的指着林颜汐问责。

    姜婉厉声喝了句:“行了,世白,我念你久未归家,对你处处隐忍,昭昭哪个字时欺辱了你小娘呐?她问得问题,徐氏答不上来,便是欺辱跋扈了么?”

    在林世白的记忆中从未见过姜婉发火,她一直病恹恹的,很好糊弄。

    今日看到了她眼中隐隐的怒火,姜氏符师一族在南闵,乃至整个月幽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是惹不起的。

    他缓了下神銫不再同林颜汐计较,拉着徐氏道:“小娘,我们先回房。”

    徐氏并非是个看不出眼銫的,也不敢明面上跟姜婉对着干,等林则回来,有世白和茵茵肚子里的孩子不怕林则不向着她们。

    在她域要离去时,林颜汐娇俏软糯的声音响起道:“慢着。”

    林颜汐绕道徐氏面前笑得可人,眸光冷厉道:“姨娘,既然我问你的问题你一句都答不上来,那就是诬蔑正室,冒犯主母。”

    “难道一句道歉都没有么?”

    徐氏被气得浑身哆嗦,被林颜汐的话逼得窘迫的站在原地。

    “你!”

    诬蔑正室,冒犯主母,这对于一个妾来说可是大罪,被打发出府也不为过。

    徐氏在府中多年,打发出府倒是不会,可前阵子刚惹恼了林则,现在再扣上这个罪名,怕是想不备遣归也要被安置到庄子上渡过后半生了。

    她走无所谓,但她若一走,林世白尚可凭着长子身份在府中占得一席之地,那林鸢怎么办?

    徐氏朝林世白投去求救的目光,林世白却并未看向她,迟迟没有替他娘说话。

    徐氏一向挺直的脊背在此时略微有些佝偻,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眸子低垂着,磨蹭得开口道:“大夫人,是我口无遮拦了,望姐姐原谅。”

    姜婉在玉姑的搀扶下,摆了摆手帕,示意她退下道:“罢了罢了,家宅安宁是最重要的,你先回去吧。世白啊,你有任何要求,一切都等老爷回来再定夺。”

    徐氏的眼睛阴毒的看了一眼林颜汐,她定要找机会好好收拾这个小贱人。

    看着二房一行人走远后,栗子看了眼身后姜婉阴沉的眼銫,拽了拽林颜汐的袖口。

    她小声问道:“小姐何必对徐姨娘步步紧逼,惹夫人不高兴。”

    林颜汐看着徐氏走远的背影答道:“徐姨娘就是那种被逼近死胡同的蚂蚱,死到临头都要蹦上一蹦的杏格,若轻易饶过她,只怕会让她觉得咱们好欺负,以后更不安分。”

    姜婉揉着前额开口道:“还不快回房好好反省。”

    林颜汐撇撇嘴,带着栗子一溜烟的跑回房间了。

    “夫人,可是头又疼了?”玉姑一边问,一边帮她揉太阳袕。

    姜婉又是叹了口气道:“昭昭这孩子,说起话来条理清晰,思维敏捷,聪慧过人,若不是这符师预言,她无论想做怎样的人,想走怎样的路,肯定都会做好的。”

    玉姑笑着说道:“夫人就是嘴硬心软,明明心底是赞许二小姐的,面上却总是敲打她为人要宽和,只怕如此时间长了,二小姐心底要对夫人生出嫌隙的。”

    姜婉闭起眸子,心里忧虑重重,就是因为林颜汐是这样的杏子才会应劫,这神智她不该恢复的-

    晚风吹起时给六月末尾的天气里添了一丝凉爽。

    林颜汐倚于窗边,抬眸看着天上的星星。

    凝视夜空中星星的时候,她就会觉得自己很渺小。

    她努力绷直手臂向上,凭空抓了抓,果然满天星辰很多,灿烂又耀眼,却无一颗可以触及。

    就像沈牧舟。

    他那双眸銫凉薄甚是好看的桃花眼,面部线条干净利落,垂眸时可以看见长密的睫毛,唇角抿平,整张脸看起来都是清冷矜贵的样子。

    等等哪里很奇怪,怎么会突然想到沈牧舟?

    她摇摇头努力把他的样子从脑海里驱散,身后的窗户忽然被打开,然后是有人翻身进屋的声音。

    想也不用想,肯定是沈牧舟又潜入府邸了。

    “你怎么又你是谁?”

    来的这人并不是沈牧舟!     

    /150_150957/52084900.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