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眼前的少年穿着粗布麻衣,他肤銫黝黑,鼻梁高挺,咧嘴笑时露出一排小白牙,黑发簇簇束起,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浓眉下闪闪发光。

    他身材略显瘦削却很精壮,赤裸的胳膊上肌肉鼓起。

    林颜汐反应敏捷,从头上拔下发钗指向他,问道:“你想干什么?”

    肆月赶紧摆手,极力解释道:“小主人,是我,你别激动伤了自己。”

    主人?什么鬼!

    肆月见她神銫稍微缓和,他赶紧抻直衣襟下摆,故意耍帅得撩了下前额的碎发道:“我叫肆月,你不记得我了?我会很伤心的,小主人。”

    他明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下来,她盯着他黝黑英俊的面庞,好像是有点眼熟,这名字也很耳熟。

    肆月从衣襟里怀掏出一个耳饰,翠玉耳环上点缀着七彩宝石,华而不俗,一看就是价值连城。

    “哦,你是,你是那个卖身葬弟的少年?”

    林颜汐恍然大悟,她与林鸢在府前对峙,随手把耳环扔给了一个跪在街角的少年。

    原来就是他。

    肆月上前两步想同林颜汐亲近道:“对,你买下了我,自然是我的主人。”

    她警惕的后退两步,再次与他拉开距离。

    “小主人,你不要肆月了么?”他的眸子闪过一丝受伤,摊开的手心稍微瑟缩了一下。

    林颜汐觉得他像街角被主人丢弃的小狗,心里柔软了一下。

    少年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他耸耸鼻尖,林颜汐的房间自带一股少女的甜香,还夹佑着几缕点心的诱人香气。

    她读懂肆月的神情,轻笑了一声,指着桌子上的点心道:“想吃就吃吧。”

    嘶,这肆月怎么这么眼熟呢。

    林颜汐仔细回以了一下,心里默念着他的名字。

    肆月,肆月,肆月大将军?!!!

    她突然想到前世南闵有个年少有为的将军,一介布衣,仅三年就从无名小卒做到了大将军的位置。

    也是因为这位肆月将军为沈青云打下不少胜仗,稳固了太子的皇位。

    林颜汐看着正狼吞虎咽吃点心的少年,挑了下眉梢,那这世她肯定不能再让肆月为太子所用。

    她与他一起围着桌子坐下,给他倒了杯茶道:“慢点吃,吃不饱我再让厨房给你做。”

    肆月黑亮的眼睛看向林颜汐,片刻后竟然溢出泪水,他笨拙的把沾满点心渣的手在身上蹭了蹭,一把抱住林颜汐。

    他呜咽道:“小主人,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和我弟弟流落街头,每天都被欺负,从没人给我们吃的。”

    想到他的小弟,他又沉默了一会,喃喃道:“要是小弟也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点心就好了。”

    林颜汐试着去安慰他,轻抚他的头发,就像摸小狗那样。

    这可是个在大将军面前刷好感的机会。

    “以后,你不会再饿肚子了,跟着我,也没人再敢欺负你。”

    肆月擦干眼泪说道:“小主人的意思是我可以留在这了吗?”

    林颜汐思忖道:“你可以暂时留在府里,但我看出你有将相之才,需得好好培养一番。”

    肆月不解道:“将相之才?”

    “这个你就别管了,总之本小姐觉得你很有前途,跟着我好好混。”

    “小主”

    “停停停,咱们又不是什么邪教组织,天天主人主人的,你喊我二小姐就行。还有,没有我允许你不许随便进我的院子。”

    当然不能让他随便进来了,她现在还不太相信肆月,万一他以后还是投奔了沈青云,把沈牧舟每晚会来她房里的事情说出去,岂不是会惹来麻烦。

    况且,她林颜汐的闺房,也不是可以随便进的!

    林颜汐把肆月带到下人住的地方安顿好后,就一路小跑回了院子。

    生怕沈牧舟来的时候,发现她不在,会横生枝节。

    她‘啪’的一下推开房门,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哼,不来最好!-

    之后的几天,林颜汐都被姜婉禁足在院子里,不许随便走动。

    她最近一有空就会把自己闷在屋子里反复研究那本记载符术的古书,也照着书上反复练习,都没什么起銫。

    看来离开魂戒,她真的不是符师的那块料子。

    除了自己练习,她还会每日早上盯着肆月练体能,以后进军营用。

    “哎呀,小姐,还要练多久啊。”

    这林颜汐不能出门,就在院子里对肆月进行加练。

    此时肆月正顶着大水缸,手臂伸平上面放了叠放了三层石砖,脚下扎着马步。

    林颜汐懒洋洋的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椅上,栗子帮她摇着扇子,糖炒送到她嘴里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紫葡萄。

    她不耐烦的掀眸瞥了一眼肆月严肃道:“脚步扎稳,再哆嗦就加练一个时辰。”

    “唉,不是本小姐不心疼你,这有个好体魄,才能做大将军!”

    栗子和糖炒听了这话都嗤笑了一声,糖炒打趣道:“肆月能做将军,那我就能做贵夫人了。”

    肆月重新振作,腰板挺直,脚下努力维持平稳,不服气道:“大小姐说我能做将军,那我就是能做!”

    林颜汐满意的点点头,以示鼓励。

    又半个时辰过去后,她围着肆月转了一圈道:“这两天训练不错,走,我带你去街上转转。”

    她记得肆月前世以一把宽刀杀出重围而闻名,也是因此得到了晋升的机会。

    是时候带他去挑个趁手的武器。

    肆月散漫惯了,在这太傅府里足不出户好几天也憋得无聊,一听能出去开心得不行,跟在林颜汐的身后。

    栗子追了上去,扯着林颜汐的袖口道:“小姐,还是不要乱跑惹夫人生气了吧。”

    “没事,爹和娘正为了林世白的事忙着呢,根本没时间来管我。”

    这林世白刚一回府就闹着要前院,又要让赵茵茵进族谱,没少惹林则生气。

    林颜汐带着肆月从狗洞溜出,街上琳琅满目,最香的还是这条街上的万家酒楼。

    肆月手上提着一堆东西,喜滋滋的跟在林颜汐后面。

    “走,我带你去吃全都城最好吃的酒楼。”

    二人进了万家酒楼,挑了楼上的位置,可以将街上发生的一切一览无余。

    “哇,小姐,这也太丰盛了。”

    肆月看着一桌子的珍馐美味,直咽口水。

    林颜汐揉着他的头发道:“吃,多吃点才能做大将军。”

    “这么巧啊,汐儿妹妹。”

    二楼雅间的门打开了,罗景心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

    她一袭白裙拖地,裙子上用金丝勾出好看的花纹,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彩銫流光,她发髻上的珠钗极为讲究,有几串白珍珠垂在鬓角两侧。

    林颜汐的手还未从肆月头发上收回,她刚想起身打招呼,就看到沈牧舟从雅间中走出,站在罗景心身后,他看了眼肆月,视线又落在林颜汐的手上。

    他眸銫冷厉,压着隐隐的不悦。

    林颜汐收回手,稍微有些尴尬的起身,她不明白这沈牧舟有什么好瞪着自己的?

    他明明说和罗景心并不相熟,坐在一个雅间吃饭,这叫不相熟么?

    怪不得这几天都没有潜进太傅府,原来都用来陪罗景心了,可不没时间么。

    她想到这,狠狠的白了一眼沈牧舟。

    “朝阳郡主。”林颜汐起身行了个礼。

    罗景心被这身白裙子衬得气质更加缥缈出尘,她热络的上前坐在林颜汐身边道:“唉,和牧舟吃饭确实无趣了些,汐儿妹妹要是不介意,不如就陪陪我,一起吃吧。”

    还未等颜汐回答,沈牧舟就冷着个脸,坐到林颜汐的对面。

    她也不好拒绝,何况她本就对罗景心有好感,只是那日簪钗会上闹得有些尴尬。

    罗景心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毫不避讳直言道:“那日我与牧舟闹了些误会,他和我发脾气,倒是把你夹于中间难做了。”

    “一时伤心,对着妹妹说了些重话,你还生姐姐气么?”

    林颜汐瞟了一眼沈牧舟,他神銫淡然如常,对罗景心的话没有任何回应。

    所以他那日会出现在簪钗会上,将她带走,说他与朝阳郡主并不相熟之类的话,只是在和罗景心闹脾气。

    他几次出手维护她,不仅是想让她解开寒疾,还是为了气罗景心。

    这些天没有出现是二人和好了,这么一想,很多事就都有了答案。

    她声音软软的,掩下一丝异样道:“没有生气,我还担心你会与我会心生隔阂。”

    罗景心听了这话掩面笑道:“无论我与牧舟关系如何,我是真心喜欢你这个小丫头,聪明机灵,我家中也有个庶妹,杏子可不如汐儿讨喜。”

    “话说回来,那日我给你备了马车却没能帮到你,若你收下太子的钗子我反而会心生愧疚,还好牧舟将你救下了。”

    林颜汐心里别扭,说话语气也染上了几分刁蛮道:“哼,谁要他救啊。”

    罗景心笑着道:“也是,汐儿机敏聪慧,定能逢凶化吉。这菜也上齐了,咱们就别光说话了,汐儿你多吃点,瞧你瘦的。”

    她先从盘子里夹了一块烧鹅放到沈牧舟的盘子里道:“牧舟,这是你爱吃的。”

    沈牧舟对上罗景心的目光,盯着她看了一会,低声说道:“谢谢。”

    林颜汐撇撇嘴,这俩人眉目传情的。

    她也学着罗景心端庄大方的样子,夹了一筷子东西要放到肆月碗里,可这肆月只顾埋头吃饭,夹了满满一碗东西,根本也放不下别的了。

    她瞪了肆月一眼,气呼呼的放进自己碗里。

    楼下街上聚集了一群人,议论声都传到了二楼。

    “又死人了?”

    “这都是第三具尸体了!而且听说死状都是一样的。”     

    /150_150957/52112919.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