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林颜汐跪在地上,眸子里被逼出泪光,“娘!”

    情急之下她拉着娘的袖子道:“娘,上次在城郊我们遇到了咒术师,还好沈牧舟把他给杀了,本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可今天河中打捞上来的尸体我又感知到了咒术。”

    “若如你们说的,外公已死,这月幽将无人再可与咒术师抗衡。”

    关于外公的事她到现在都难以相信,这一世外公居然死在了她出生之前,明明是重生,可有许多东西都变了。

    比如前世她和沈牧舟没有任何牵连,他的身上也没有解不开的咒术。

    冥冥之中她觉得自己像是别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她已经入局,却不知下棋的人是谁。

    放弃修炼符咒术,那就是束手就擒,月幽届时会变成人间炼狱。

    姜婉有些震惊的看着林颜汐,她以为一切都还来得及。

    没想到林颜汐已经察觉到了咒术师的存在,还已经与其正面交手过了,那岂不是证明她的命格已经躲不开了。

    咒术师的强大怎会是沈牧舟一介普通人可以对抗的?

    她认为林颜汐又在说话,眼里闪过一丝反感,勃然大怒道:“走,你现在就跟我回去,什么咒术,什么沈牧舟,你想都不要想,明天,明天我就带你去上池。”

    听到上池,林颜汐脑袋有些发懵。

    上池国是超脱月幽州之外的存在,传说那里是兽妖之国,前世祖父也曾念叨过要带她去上池。

    不过他们没能找到上池国的踪迹,就被沈青云的抓到了。

    姜婉抓住林颜汐的手臂往前拽了下,林颜汐被拉扯摔倒在地上,她的衣裙在风中摆动了一下,重重的落在地上。

    姜婉回眸看着女儿狼狈的倒在地上,金疮药也从袖口甩落,林颜汐望向她的神情,终是刺痛了她。

    一个母亲怎会希望女儿怨怼自己?

    手上的力道松了下,还是舍不得了。

    左右要将她送走,日后再无相见的可能,不如今天就成了她的心愿,让她走得踏实些。

    “你今日把药送过去,明天我就会让姜家的人送你去找池国入口,永不回月幽!”

    林颜汐惊慌的掀起眸子看着姜婉,颀长的睫羽凝着几颗泪珠子,她眨了下眼睛,泪水从眼眶里溢出跌落,视线也变得迷迷蒙蒙的。

    她颤着嗓子裹着浓浓的鼻音,小心翼翼的问道:“娘是不想要我了?”

    永不回月幽?永远不想再见到她了么

    姜婉站在原地垂眸看她,居高临下眼中透着威严和不容置疑。

    对于她来说已经决定好的事,就不会再犹豫,这已是她能为林颜汐想到的最好的路。

    “娘都是为你好。”

    她冷冷的丢下这句话,抽回林颜汐紧攥的裙摆,往府门内而去了。

    为她好就是再也不见她么?再也不许她回月幽么?

    林颜汐一双杏眸盯着姜婉,透过依稀的水汽极力想从姜婉的脸上找到一丝怜惜犹豫的神情。

    姜婉没有,她目光坚定,声音淡然,转身决绝。

    只是她转过身去的瞬间,眼底的泪水便再也不受控般滚落。

    林颜汐瞧着姜婉的背影越走越远,一袭烟紫銫长裙,长发垂到腰间,直到这抹紫銫身影拐进府门,再也看不着了。

    她才明白原来那不是娘亲的一句气话,是真的再也不想看到她了-

    牧王府。

    林颜汐把药交给府医后,就在门外等着消息。

    如果她娘真的让她去上池,那太傅府怎么办?

    她虽暂时躲开了沈青云的设计,但爹还未从这些事中脱身出来。

    前世沈青云让爹帮他做了不少错事,包括设计沈牧舟入狱,这些事情在沈青云登基后都变成太傅府谋逆的罪证。

    太傅府整整一百一十六口人,都被削去头颅挂在尖刺上。

    门内还没有传来沈牧舟好转的消息,也不知道石榴花到底有没有作用。

    算算时间,应该很快就会到宫宴了,宫宴之后太子会陷害沈牧舟与玉符丢失一案有关,他不能自证清白,锒铛入狱,受尽折磨。

    她看着月銫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不知是为他今后的命运叹息的,还是为自己要离开月幽叹息的。

    肆月站在她身后开口安慰她道:“小姐,你别难过了,你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保护你。”

    “还有栗子和糖炒,我们都会跟着你的。”

    林颜汐伸手抓了抓他的头发道:“你不能跟着我,栗子和糖炒也不行。”

    就算真的去上池,前途未卜怎么能让他们跟着她去冒险。

    肆月有些着急问道:“为什么,小姐要我了么?”

    她沉默了下眸光坚定道:“我不会去上池的,我还要培养你做大将军。”

    或许沈牧舟可以帮她暂时留下来。

    肆月正銫道:“小姐,我想明白了,我不想做大将军,我想守着小姐。”

    林颜汐看着肆月,眸子水亮亮的,“肆月或许可以保护我,但我想让肆月做将军,保护更多的人,护佑南闵百姓平安。”

    “这样即使有一天我真的要离开南闵,也能安心了。”

    她心里泛起一阵苦涩,连肆月都会舍不得她走,为何她娘偏偏要赶她离开。

    肆月没再说话,好一会下定决心般说道:“好,小姐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吱呀”

    沈牧舟的房门被推开了,小六从里面出来,看着林颜汐说道:“王爷伤势稳住了,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了。”

    他说话的期间,府医和几个随侍从屋里出来。

    府医向林颜汐行了个礼道:“多亏了林小姐的金疮药救了王爷一命,也救了这王府上下所有的人。”

    听了他的话,王府中的随侍和小六也都跪下给林颜汐行礼。

    小六大声道:“从此林小姐就是咱们王府的恩人,拜见恩人。”

    随侍附和道:“拜见恩人!”

    她看着跪了一地的人,惊了一下,赶紧拉他们起来道:“不用这样,你们快起来。”

    “沈牧舟病情如何了?”

    府医从地上起来整理下袖子道:“小姐放心,王爷已经有所好转,现在已经清醒了,可以进去探望。”

    小六看了一眼随侍,摆摆手,示意他们都退下。

    肆月见此场景,也跟着退到院子外等着。

    一时间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她自己,望着敞开的房门,她犹豫了下,还是进去了。

    房内依然有浓浓的血腥味钻进鼻尖,她小心从屏风后探出一个小脑袋往里面张望。

    沈牧舟靠在床头,腰腹上缠了好几圈白条,他冲林颜汐招了招手,声音有些虚弱。

    “过来。”

    林颜汐别扭了下,踌躇着渡到他床前。

    腰上伤口的布条还隐约透出一小块洇湿的血迹,触目惊心。

    “是我执意要救下黑金,才害你受伤。”

    她低着头,声音越说越小,跟蚊子叫一般,期期艾艾的。

    沈牧舟凝着她半晌,眸光没有以往的冷冽和戒备,反而柔得出奇。

    她与他对视的时候默默在想,不得不承认沈牧舟这张脸确实很完美,俊朗得如名贵匠人巧夺天工雕刻而成一般。

    他没有接刚才的话反而是伸手拉过林颜汐的手臂。

    她瑟缩了下手臂,伤口上的白纱巾有些松了,沈牧舟眸光幽深,动作轻柔,帮她重新包扎好伤口。

    林颜汐自言自语嘟囔了句:“包得真丑。”

    “下次别为了任何人伤害自己。”

    她域言又止,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心中疑虑:“你为什么放过黑金,他想杀你。”

    他能放过黑金,可见并不是传闻中阴险毒辣的无心之人。

    那他又是为什么会走向惨烈的屠城之路?

    “我杀他亲人在先,我手上沾了太多血,想杀我的人太多了。”

    沈牧舟说罢,又凝上她的眸子说道:“我活不久了对么?”

    林颜汐的眸子颤了颤,若找不到同生花他撑不过这个夏天,若找到同生花解开符咒,他的命运又会推着他踏上另一个极端,屠城。

    “我要离开南闵了。”

    她琢磨着她闯了这么大的祸,差点害沈牧舟死了,该怎么开口能让他帮自己留在南闵。

    “去哪?”

    “上池。”

    沈牧舟一向善于敛藏心事的眸子染上一丝波澜,“上池只于传说之中,从未真正有人去过。况且那里是妖兽之国,凶险异常。”

    “你不想去?”

    林颜汐的心事很好猜,他一眼就能看得明白,估计这只傻兔子正纠结着她差点害了他,怎么开口才能让他帮呢。

    他也不急着揭穿,静等着她接下来的回答。

    林颜汐小嘴一咧,露出一排小白牙,哭喊声差点惊动守在门外的侍卫。

    “九王爷!还不是人家不舍得离开你嘛,呜呜。”

    “这上池传说在月幽的尽头,如此一来,你我岂不是此生再难相见!”

    “而且,而且王爷的咒术还未解开,我怎能一走了之,呜呜呜。”

    林颜汐最后这句话说得颇有玄机,提醒沈牧舟若她走了就没人会帮他解符咒了。

    他垂眸看着她伏在他的床榻边上,头埋在手臂上,肩膀微微抖动,看上去倒挺像那么回事。

    沈牧舟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的嘴边早已勾起一丝笑意,他讨厌心机深沉的女人,也讨厌头脑简单看似天真烂漫的娇气小姐。

    唯独林颜汐的这双眸子坦诚又满是精明算计,清澈幼态又透着野心。

    尤其是听懂她话中的要挟之意后,他笑得更加深了几分,在林颜汐抬起眸子时抿直嘴角道:“你是想我帮你?”

    林颜汐立即点点头,一脸期许的看着他。

    他本想再逗逗她,又不忍那双水眸黯淡下去,“看在你对本王一片衷心的份上,我答应了。”

    见他答应,她一张愁苦的小脸瞬间展开一个笑颜,她本就生得极美,这一笑,百媚顿生。     

    /150_150957/52193018.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