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肆月退到院子外,看林颜汐进入屋内后,他悄悄环顾一圈四周,确定王府里没有注意到他的人后,翻墙溜了出去。

    他走到一处偏僻的巷尾,早已有人等在那。

    那人穿着黑銫斗篷,眸子压低看不清脸,他说话的声音辨不出男女,“肆月,你在太傅府怕是过得太舒坦了,忘了自己的主子是谁?”

    肆月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去看那人,能看清黑斗篷脸的人都是将死之人。

    他隐忍着沉声道:“不敢。”

    黑斗篷冷哼了一声,把一个小纸包丢在他脚下道:“宫宴开始前想办法把这个东西给林家小姐喝了。”

    见肆月跪在地上不领命,他轻狂的威胁了句:“想救你弟弟的命,就乖乖听话。”

    肆月跪在地上迟迟不肯回应,听到‘弟弟’二字之后,不再犹豫,迅速抓起地上的药粉放进衣襟里-

    太傅府。

    清晨第一缕阳光撒进院子里时,下人们就都忙碌了起来,全府上下都在为林颜汐的远行收拾行李。

    姜婉站在院子里,翻着已经装在箱子里的衣服,蹙了蹙眉道:“再多带些衣服,厚袄子、手衣、棉头巾这些都带全了。她这一路还不知何时能到上池,要是遇上严寒感冒了,遇上酷暑中暑了,可该怎么办?”

    “对,玉姑,你快,再去备足些常用的药材,恶寒、内热还有清热解毒的,还有驱虫蛇的香包,都多带些,昭昭最怕蛇。”

    林则一直冰着脸坐在椅子上,连早朝都没去上,不悦道:“所以说,你何必逼着女儿去找什么上池?那只是个传说,没有人真的到过那里,也没人能证明上池国真的存在!”

    “昭昭好不容易恢复神智,可你对着她一点笑脸都没有,你说你教女儿,严厉些,我也能理解。现在呢?你这是把女儿往死路上推!”

    听了林则的话,姜婉一直忍着的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你以为我不心疼她么?昭昭是我的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呐。”

    姜婉个杏倔强,姜氏一族的败落让她整日忧心,都没有哭成今天这般。

    她早在十年前,林颜汐初现符师天赋的时候,就已经做过极其残忍的决定了,亲手用困魂符将林颜汐变成痴儿。

    本以为可以这样平安的渡过此生,偏偏老天让林颜汐又恢复了神智,她不得不再做一次抉择。

    比起应劫或者再次使用困魂符将林颜汐变成活死人来说,离开月幽已是最好的选择。

    是她作为娘亲能为林颜汐选得最好的路了。

    林则很少这样板着脸和姜婉说话,他心里千个万个不同意让女儿去冒险,可姜婉总是拿命格天劫来说事,姜氏一族都一一应验了命格预言。

    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坚持让女儿留下,怕林颜汐真的会走上应劫之路,也怕姜婉这说一不二的杏子,要不顺着她来,心病更难纾解。

    他一声不吭的站在姜婉身边,轻抚着她的背,给她递过去一块手帕。

    林颜汐这边一大早就被床头抽抽搭搭的呜咽声吵醒,她一睁眼就看到栗子和糖炒抱在一起在房门前哭泣。

    糖炒大声嚷了句:“小姐还没睡醒,你们谁也不许碰小姐屋里的东西!”

    林颜汐揉着眼睛,没睡醒被她这一嗓子也吼醒了。

    两个丫鬟如临大敌一般,用长板凳抵住房门,一副誓死捍卫林颜汐的架势。

    糖炒回头见林颜汐已经坐在床榻边上了,她勉强整理好情绪道:“小姐,她们说你要离开南闵了,奉命进来收拾东西。”

    林颜汐心里咯噔一下,她昨日回来后都是哭着睡着的,看来娘亲是真的打定主意将她送走了。

    糖炒气愤的说:“这些人肯定又是来欺负咱们,假传命令,夫人怎么会送走小姐。”

    林颜汐无奈的笑了下道:“帮我梳洗下吧。”

    她走到门前把长椅挪开,让门外的人进来。

    “小姐!”糖炒急着喊道,栗子拽了下糖炒的衣袖,红着眼睛冲她摇摇头。

    一道屏风之隔,对着镜子林颜汐看到糖炒一边帮她梳头发一边流眼泪。

    栗子双手捧着一身杏銫长裙,眼睛也红红的。

    屏风的另一边是下人进屋子里搬东西的纷杂脚步声。

    糖炒拿着梳子,气呼呼的说:“小姐,就算走我也要跟你一起走。”

    栗子也赶紧附和道:“我也要去!”

    她清楚的记得栗子前世惨死在她面前的样子,自是知道二人的忠心。

    “放心吧,我不会走的。”

    在太傅府没有完全脱离危险之前,她哪也不会去。

    “走,我们去大堂里看看。”

    林颜汐到大堂的时候,正看到姜婉指挥下人装东西。

    还真是迫不及待想送她走呢。

    她心凉了一下,静静站在一侧冷眼看着姜婉忙碌的身影。

    姜婉回身触到她凉薄的目光后,神情稍顿,然后挤出一个自认为慈柔的笑脸,想缓和下母女的关系。

    不想林颜汐临走前还在恨她。

    她走到林颜汐面前道:“昭昭啊,你来看看还缺点什么,娘给你置办。”

    在姜婉的手要拉住林颜汐手臂的时候,林颜汐瑟缩了一下,后退半步,躲开了二人的肢体碰触。

    林则面容愁苦道:“昭昭,若你不想去,爹就再跟你娘好好商量商量。”

    姜婉狠狠剜了林则一眼道:“还商量什么?好人都让你去做了。”

    林则不再说话,望向林颜汐的眼神里充满不舍和愧疚。

    林颜汐明白,她爹夹于中间最是难做的,她也有不明白的,比如姜婉为什么这么下定决心赶走她?

    她刚想开口问姜婉,这背后可有隐情。

    此时,林世白带着赵茵茵进入大堂,看着一箱箱金银宝物,眼睛都瞪大了。

    赵茵茵抓起箱子里的一串珠子道:“这是南海珍珠?一颗都是价值连城,居然串成了项链?各个圆润臻白,啧啧啧。”

    她拿起一串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下,直接就要往袖口里装。

    糖炒见了这幕三步并做两步上前,对着赵茵茵不客气道:“少夫人,这是我们二小姐的。”

    赵茵茵白了她一眼,“什么二小姐的,这在太傅府里的东西哪个不是老爷的,既然是老爷的就是我们世白的,那就是我的!”

    “这满满一箱珠宝,我拿一件又怎么了?真是越有钱越小气!”

    糖炒蹙眉道:“少夫人此言不妥,这些东西都是夫人的嫁妆,为小姐出门准备的,与老爷、少爷何干?我们小姐并非是斤斤计较之人,你若问她要,她未必不会给你,可若你不问自取,那杏质就不一样了。”

    林世白本想去奚落一番林颜汐,可瞧着这边吵闹声,不得不过来看看。

    他的目光落在糖炒身上,他多年不回家,这丫头倒是出落得越发水灵了。

    “茵茵,把这东西还给回去,别让小丫头难做。”

    赵茵茵被一个小丫鬟数落就够挂不住脸的了,再瞧林世白看那小丫鬟,眼睛都看直了,气更不打一处来。

    “好啊,林世白,你现在胆子大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跟这个小贱人眉来眼去。”

    “伶牙俐齿的狐媚胚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谁才是主子!”

    她不敢对林世白怎么样,倒是抬手就要往糖炒的脸上呼。

    糖炒习惯快言快语,平日里也是个不稳当的张扬杏子,她没想到赵茵茵会直接动手,被眼前这一幕吓得有些发懵,一时反应不过来。

    在这一掌要落在身上的千钧一发之际,林颜汐用身体护住了她,将这巴掌结实得挨在耳后。

    “小姐”糖炒的眼里蕴出眼泪。

    林则本就不喜欢这个赵茵茵,奈何她现在怀里林氏的骨肉,勉强容下她。

    可她仗着自己有有,几次三番触林则霉头,如今还敢打他的宝贝女儿。

    赵茵茵没想到这巴掌会失手落在林颜汐的侧脸上,她惊慌一瞬,还来不及辩解,林则就把女儿挡在身后,盛怒之下,一掌还了回去。

    “啪”

    这一巴掌结实挨在脸上,赵茵茵惊恐的瞪大眸子,下一秒愤怒的指着林则,尖叫道:“凭什么打我!我怀的可是林家的骨肉,你们太傅府的人还有没有良心?联合起来欺负我?”

    林世白也生气爹的偏心,不悦道:“茵茵不就是打错了人,爹何必发这么大的火。”

    林则脸銫发青,怒目圆睁,对林世白是又恨又气,抬手就又是一记耳光扇了过去。

    “爹!”林世白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林则。

    往日里无论他闯了多大的火,林则都不曾打过他,今天居然为了林颜汐,一点脸面也不给留了。

    林则大声怒道:“什么叫不就是打错了人?她打得是我太傅府的嫡女!是你的妹妹,打昭昭就是在打太傅府,打为父的脸!”

    “听听她说的那些不入流的话,什么叫太傅府的就是你林世白的,就是她的?合着我林氏兢兢业业百年根基就因为你娶了个新妇,就变成旁人的了?这些思想是你林世白教她的?”

    “身为长嫂不尊老爱幼,处处占便宜,这主意都打到昭昭头上了?我告诉你们,昭昭的东西就算她不要也轮不到别人拾去,和你们二房,没有半毛钱关系。”

    林世白捂着脸知道赵茵茵这话说得不妥当了,狠狠的瞪了赵茵茵一眼,这个蠢妇就会给他添麻烦。

    他心里对林则这么袒护林颜汐也憋着怒气,不能发作。

    赵茵茵本就因挨打受了委屈看林世白也不袒护自己,她恼羞成怒道:“你们这样欺负我,这孩子我不生了!”     

    /150_150957/52205366.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